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论文精粹 > 1921-1950

水浒传与红楼梦

李长之等

本系主办第一次学术座谈会纪事

十二月十一日晚上,在文学院一O 一教堂的内外,拥挤着两三百人,在黯淡微黄的烛光下面,他(她)们兴奋的听着,谈着.笑着。这是本系第一次学术座谈会的热烈场面,讲题是“《水浒传》与《红楼梦》”,讲师是李长之教授。

最先,主席学术股长潘君,用四川官话说明举行座谈会的意义。第一:有鉴于本系学术研究的空气不很浓厚,师生之间切磋的功效也不大显著.所以藉此提倡,以谋补救。第二:这个座谈会,愿意把它公开,替大家同学服务,藉此也就鼓动全体同学研究学术的兴趣。第三:虽然是个座谈会,却不是魏晋时候的清谈(众欢笑鼓掌),因为他们那时所讨论的,都是玄学、虚无缥缈,不顾实际,而我们所讨论的,尽管是小说,是诗词.而眼光总正视着社会与时代,以及在那时代那社会中,所生存的一群大众。

词毕,便由李长之教授就本题作半小时的演讲(讲词另见),这时本系主任汪辟疆先生赶来参加,并且为大家讲了十多分钟的话(讲词另见),讲完,即见谈锋屡起,参加同学共提出问题十余则,有问难,有反驳,也有补充李先生的见解的,往来论辩,直到十点钟才宣告散会。然而散会之后,还有人围着李先生讲“眼泪的确不是女人的弱点”呢!

《水浒传》与《红楼梦》

在今天一个停电的晚上,大家在烛光下聚会,令我想起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的味儿了!我今天来讲《水浒传》与《红楼梦》,纯是一种客观的、剖析的,鸟瞰的态度。我并无爱僧,― 既不爱林黛玉,也不恨薛宝钗,更不想加入梁山泊(鼓掌),我只是把这两本书的异同,就我所能见到的,作一个客观的分析,来与大家讨论讨论。

(一)背境的不同。这两部书背境的不同,就他们生活的态度说,是平民与贵族的不同。最足以代表《水浒传》的平民态度的,莫过于武松在十字坡和菜园子张青见面的时候,张青所说的一番话。他说他有二不害:“第一是囚犯,因为他们是受压制无辜的人。第二是僧盗,因为他们取人不多。第三是妓女,因为她们更是被侮辱者,她们冲州过府,操皮肉生涯,生活太可怜了。”请看这是何等伟大的平民阶级的同情!至于《红楼梦》里的王熙凤.她是个标准放高利贷的,薛蟠是个豪商,这些人的生活态度,都不是平民化的。而且《水浒传》的游侠式的传奇,是墨渍精神的继续。《红楼梦》 却是儒道思想的合流,道家的个人主义,儒家的家庭中心,都为它所接受了。

(二)意识的不同。《 水浒传》 都是不满足现状,要求要反抗。它描写的人物,是落魄江湖的亡命之徒。而《红楼梦》则是在现状中求享受的,它是温暖的家庭。这二者的不同,正等于施贵格勒所谓的“文化与文明的不同”一样,到了文明,人类的神经已经纤细,细胞都脆弱了。所以我常说夏天最好读《水浒传》 ,因为它写得痛快。冬天最好读《红楼梦》,囚为它写得温暖(听众鼓掌)。

(三)这些意识之具体化。从这个当中,我们更可以看出二者的不同来。《水浒》 的人物是男性的,甚至于女性也男性化。看一丈青,看孙二娘,都是如此。《 红楼梦》 则不然,它是女性的,宝玉、秦钟、贾蓉们本来是男子,也女子化了!表示男子的感情,大都是“怒”, 《水浒》 整部都是怒气冲天的,总是风高月黑,放火杀人。代表女性感情的是“哭”.贾母见了黛玉,哭!宝玉见了黛玉,哭!而且哭,又是女性的哭!先揉红了眼睛,再滴下眼泪,然后再哭出声来(众鼓掌)!

(四)还有以恋爱来讲,《 水浒传》 是唯物的,我们一听就明白,不必细讲(听众作会心的傲笑),单是潘金莲和西门庆的恋爱史,就已经够了。至于《红楼梦》中的恋爱,可说是柏拉图式的恋爱了,是理想的,形而上式的.宝玉一遇见黛玉就说“我前辈子见过”(听众大笑)。这“前辈子”就是形而上的了。

(五)更可以说,前者的恋爱是写实的,所以他们需要的是金钱,金钱高于一切。在《金瓶梅》中的西门庆为什么可以蹂躏那许多的妇女,因为他握有很雄厚的经济力量。《红楼梦》的恋爱,却是浪漫的.以感情为重心。宝玉为什么爱黛玉?为什么他要做和尚?那就因为像歌德所谓的“情感是一切”。

(六)再就年龄说,《水浒传》 是壮年的,他的人物都是在二十五六岁左右。武松大闹飞云铺时,时年二十七岁!而《红楼梦》中的人物,大都不过十七八岁,那是少年的了。宝玉死时,也没有爬过二十岁的门坎。

〔 七)就美的观点说,《 水浒传》 是壮美,是舱刻,是凸出的线条,健壮坚实,全属于单纯的美。而《红楼梦》是优美.是绘画.彩色繁复,与前者大不相同。

(八)换个说法,《 水浒》是首史诗,而《红楼梦》是抒情诗。《 水浒》 也抒情,不过是抒大众的感情,不像《 红楼梦》 是单抒个人的感情!

(九)创作的过程不同。《 水浒》 的成熟,实在是许多不同的短篇小说的集合,好像北欧的Sage 先生在评话集剧中有了许多故事,然后经人集合起来的。至于《 红楼梦》 ,有人续做,也不过两个人,而且续作的人,也是依了原作而安排的。

(十)所谓长篇和短篇的不同,不是篇幅的不同,而是个性发展与片断心灵状态的不同。在短篇小说中。人物没有个性的发展,黑旋风李建一钻出来(众大笑),就是李逵,抡着板斧,乱杀乱砍,至于它怎样养成李逵的性格,《水浒》却一字不提。但在《 红楼梦》 中,宝玉的恋爱,先是感觉林妹妹美,所谓“感观之恋爱”。再是欲近反远,欲亲反疏的阶段,这是心理的爱。最后觉得只有林妹妹不劝他学八股,这是人格的、哲学的恋爱。有这样长的发展史.所以说《红楼梦》 是长篇小说,而《 水浒传》 是短篇小说的集合。

关于《 水浒传》与《红楼》的不同,已经说过了,下面再论二者的相同点吧!

(一)都有形而上的思想。两者都假定有两个世界,梁山泊的好汉,原不是世上的强盗,而是洪太尉放出来的魔星。贾宝玉是大荒山上的一块补天石,林黛玉是絳珠仙草,大都不是红尘中的人物。

(二)都是描写寂寞。别看这样热闹的两部书,可都是寂寞之至的。试想一个万马奔腾的将军,让他在五台山做和尚.那是何等凄凉的事情!却以鲁智深偷下山吃了酒回来,望着五台山“喝采了一番”,这五个字写鲁智深的寂寞,是何等深刻?林冲是个八十万禁军的教头,然而他有路难走.有国难投,甚至于夜奔山神庙,又多么伤心?杨志世代将门,而不能保持他的宝刀,就如一个作家,追着他卖掉钢笔一样,你能说这是一部热闹的书吗(众鼓掌)?

(三)都是细腻作品。《红楼梦》 的细腻,没有人不知道.《水浒》虽然外面是大刀阔斧的,可是它的细腻在里面,这也是两种共同的特点。

(四)都是伟大作品。这里我要借用王静庵批评屈原的话,他说:“中国北方的作家,能写实而少想象,南房的人.香士想象,血天实际生活,屈原之所以伟大,就因为他兼有南北之长。”《水浒传》 与《 红楼梦》 ,正也如此。因为,假若《 水浒传》 为施耐庵作,施是杭州人,而所写的乃北方之事,《红楼梦》为曹雪芹作,曹随父住过江南,却也写的北方都会,他们的成功,都不是偶然的!
今天晚上的讲演,至此而止,完了(众欢笑鼓掌)。

汪辟疆先生的意见

本会记录

(鼓掌)刚才李先生的讲演,已经很是淋滴尽致了,不过,我还有一些不同的意见,我从小能念书起,就喜欢看三部书― 直到现在还喜欢念。一曰太史公的《 太史公书》 ;二曰,施耐庵的《水浒传》 ;三曰,曹雪芹的《红楼梦》 。因为只有这三部书,才是真正的历史书。我们知道历史的中心.应该是广大的社会和群众,不是狭小的庙堂,所以《史记》货殖有传,游侠有传,下而至于测字算命的也有传(编者按:此指《日者列传》 ),好者有传,坏的也有按幸传。它包括很广,不像后来的史书,只看见廊庙上的几顶红顶子就完了!至于《水浒传》,那更是无一不真,无事不实,虽然由单合整,却整个暴露了宋代的社会,而《 红楼梦》 的意义更重大,它是一部民族史。产生它的时代,是在去今约有二百多年的清朝乾、嘉时代。作者有亡国之痛,所以他书中的人物,都是满人,不是汉族,他骂贾府里除了石狮子以外,都没有干净人,焦大的话说;“祖老太爷所挣下的这份家产,都让你们这般不肖子孙送光了。”这就是种族观念的透露,而这一把辛酸泪.也即是亡国泪,不是普通的清泪水!以上是就内容而说的。再就文学的技巧说,这三部作品,通是最高等的作品,后来没有人能够赶得上的(众鼓掌)。

今晚我们大家来研究这两部名著,很好不过,然而应该要用读历史的眼光去读它,才不辜负这种伟大的作品。

十大问题

为了时问的限制,这晚只集中讨论了十个问题,当然还不能算是十分淋漓尽致的讨论,不过是走马看花式的说到而已,但其中也有不少精采的地方。兹为记录的方便起见,我们先以问题为纲,然后将各个问答的言词,依次排列,自然其中不免有些错误,编者难辞其答,尚希发言诸公多加指正为荷!

编者识

(一)《 红楼梦》所写的,是个温暖的家庭吗?《红楼梦》作者的思想,是享受的吗?

问:李先生刚才说过《水浒传》所描述的是飘泊亡命.是江湖四海。而《红楼梦》则是一个温暖的家庭,这个我以为不对;至少《红楼梦》的家庭,宝玉是不满意的,不然他为什么出来,而照我们今日看来,作者显然是暴露了一个悲惨的家庭的画面,这个家庭无论怎样,也不能说它是个温暖的家庭。

汪先生答:我可以告诉你;不错,《红楼梦》 我以为也是个“哭”的家庭,并不够温暖。

问:我以为《 红楼梦》的作者思想,并不是享受的(按李先生曾解释主人翁的思想和作者的思想是两回事)。反之,他厌恶享受,以享受为无益,试看宝钗做寿时,念给大家听的《寄生草》 有“试回头,真无趣”的结语,甄士隐被僧道点化所唱的《 好了歌》,就可知作者思想的态度了.

李先生答;不然,宝玉生成是个喜欢聚不喜散的人,到散时也就无可如何了;所以他在未散时,总尽量的享受.这就是彻头彻尾的享受形态。

问:我想也不然,因为这是宝玉沉迷时的现象,作者不过是想加倍的衬出他解悟的笔法,我同意李先生所说的《红楼梦》 有另一个世界,宝玉之入尘世,只是走一遭,警幻之所谓“以荣华声色警其心”,其享受是一种洗炼,原不是作者最终的意义,所以我说《红楼梦》作者的生活态度,是享受的。(这时大家有点烦了,于是话题便转开到《水浒传》 和《 红楼梦》发生的背景上去了。)

(二)林黛玉和史湘云哪个可爱?

问:(极正经的说)李先生说从前少年多爱林黛玉,现在青年多爱史湘云生我想请大家想一想,到底是林黛玉可爱,还是史湘云呢?! (众大笑)

李先生答:我想这个问题,最好请各位“心有中数”,我不在这儿答复了。(听众大笑)

(三)妙玉到哪儿去了?

问:( 有一位站着的男同学.很关心的问)妙玉的结局怎样?她到哪儿去了?(众大笑)

汪先生答:她回慈溪老家去了!(大家愕然静寂)(汪先生接着说)这实在是一个不得已的解答,因为相传《 红楼梦》 是记明珠家事的,宝玉是纳兰成德,妙玉便是姜西溟,据陈康棋《郎潜纪闻》 讲:成德对西溟说:“家大人十分器重老师,早就想请老师出山,不过老师总不肯礼遇大总管某人,此后请老师对他稍加颜色,”西溟拍案大怒说:“我教你一年,你还对我说这样的话,真是白教了”。于是卷起行李,一气归隐慈溪,所以我说妙玉回到慈溪去了。〔众大笑)

问:我想,照(红楼梦)的说法,妙玉就没有死,又没有后文,一定是和那班强盗同流合污去了。(众大笑)

(四)薛宝钗是否可爱?

问:李先生说.近来青年人爱史湘云,而我平口的观察,大家都爱薛宝钗(众笑),到底薛宝钗的评价怎样呢?李先生答:这个问题,我却愿讨论,我介绍刘盼遂先生的话,他说:“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喜欢薛宝钗,因为他能干,识大体,是个好主妇,但是在精神上,我们却不愿有个打算盘,挂钥匙的爱人。”这就是艺术与实际有距离的问题。

(五)《红楼梦》 是一部民族伤心史吗?

问:汪先生说,《红楼梦》 是部民族伤心史,照胡适之、俞平伯诸人的考证,大家都认为《红楼梦》是曹雪芹的自传,一人的自传,怎么会又是一部民族的伤心史呢?(本问题因时间关系,未及讨论。)

(六)眼泪是感情的表现吗?

问:(有一位女同学挺身而起愤愤的说)刚才李先生说,男性的感情是“怒”,而女性的感情是“哭”,因此《 水浒传》 是男性的,而《红楼梦》是女性的,哭里面含有眼泪,意思说,眼泪是女性的弱点似的(众鼓掌)。我以为眼泪不是女人的弱点(鼓掌).而且《水浒传》 中也不是没有眼泪,豹子头林冲夜奔的时候,不也是洒了几点英雄泪么?(众鼓掌)

答:(李先生急起来声明说)我并没有说眼泪是女人的弱点。(众大笑)

问:(她仍然不服地说)我是说李先生话里有这种意思,好像在李先生的一本著作中,也显明说到这点。(众大笑)(这时一个男同学幸灾乐祸似的加一句说)不错,这本著作是《苦雾集》 ,商务出版的。(笑声更大)

答:(李先生没奈何了,眉头一皱,站起来像个老练的外交部长回答新闻记者似的说)不!我的著作中也没有说过这点!(笑声与掌声并作)

问:(她振振有释地说下去)不管怎样,眼泪总不光是女人的(鼓掌), (她又重说一遍)《水浒传》 中也不是没有眼泪!所以“哭”眼泪,只是感情的表现。如果不是.请问是什么?

(这时后面忽然有声,大家回过头去,一位穿黑大衣的同学幽默的说)我可以告诉你,眼泪是感情的走私!(众大笑鼓掌)

答:〔 李先生接着严肃的说)是的,《水浒传》中也有眼泪,但,眼泪至少不是理智的表现(众笑),我可以更举一个例.林冲在黑松林被绑在松树上,要用水火棍打死的时候;突然飞出一条禅杖,跳出一个胖大和尚鲁智深,替林冲解了围,林、鲁相见,不觉悲喜交集,都落下泪来,但是要知道,这是一种兄弟之爱的泪,不是儿女泪。反过来说,《红楼梦》中也不是没有“怒”.不过那种“怒”,是撕扇子,不盖被子,不吃饭的怒法,这是属于女孩儿的怒法(众大笑鼓掌),而且男性与女性,“怒”与“哭”,都是象征对比的说法,请大家不要太看呆了。

(七)红楼梦的结局,在艺术上的评价怎样?

问:在中国历来小说的结尾,都是千篇一律的大团圆,实在乏味,而在西洋小说中,几乎都是双双自杀的成修死,如罗密欧和朱丽叶就是。这也觉得没有把问题解决,令人遗憾,而《红楼梦》 以出家了之,颇觉和谐,比上两者都好,请问在艺术上,应给它一个什么样的评价?

李先生答:《红楼梦》有十六字诀:“因空见色,由色生情,转情入色,自色悟空”,整部的《红楼梦》就是这十六个大字,所谓因空见色,是宝玉不能补天,降入尘世,见了黛玉,即所谓感觉的恋爱,由色生情,更迸一步“情人眼里出西施”, 现代青年,也许以为黛玉是个吐绿痰的肺病鬼(众哄堂大笑),但宝玉却以为她是天仙化人,这是转情人色,此后宝玉做和尚,即所谓自色悟空,既然悟空,当然没有在尘世留恋的必要,因此出家。出家是表示彻底解脱,当然不必自杀.因为自杀,是最沾滞,最不解脱的人做的事情。(仍是那位女同学接着的说)不,我以为宝玉并没有解脱,因为:第一、他还是爱红,在他出去辞亲的时候,仍是披着大红俄,他为什么不披棕色的或是黑色的外衣呢?可见他仍然是忘不了胭脂(鼓掌)和热情,因为红是代表热情的。第二、他既已解脱,何必又去拜那么一拜,不是还有些沾滞么?(众大笑鼓掌)

(时间已经快十点了!)李先生说:是的,好!你说的对!

(八)梁山泊和大观园是在哪里?

李先生答:梁山泊是在山东,至今还是上匪出没之区,不过没有八百里罢了。至于大观园,很难说,袁子才说是随园,叶公超说是什刹海,吴宓说是他自己的房子,就是宝公住的怡红院(众大笑).我想是西安的成分比较多,这问题太复杂,恐怕只好不谈,况且作家写小说,有如画家之作山水,胸中各自有邱壑的,果然有标本,但也不一定是歌乐山和嘉陵江,我想作者也许为了结构的方便,而设想一个大观园,也是可能的。

(九)太虚幻境的意义何在?

李先生答;这有两个说法:(一)可以说太虚幻境就是形而上的世界。(二)是唯物的说法,那么太虚幻境就在秦可卿的房里,我们多少相信.《红楼梦》 是作者的自传,他有那一段深刻的堕落的记忆,要知道秦氏是吊死的(见平佑《 红楼梦辫》 ),参以《 红楼》 记述幻境的情景,以及宝玉听秦氏死而吐血的记载,可知宝玉和秦氏不是普通关系,因而幻境也有在尘世的可能。

(十)宝玉为什么一定要出家,难道当了和尚.就圆满的完了吗?

(本题已并入第七题讨论兹不再述)

编后

吐一口长气,我们编完了这期特辑,静候读者的批评和指教。这期的材料,几乎全是由第一次学术座谈会中得来的,以后恐怕也是如此。学术座谈会是每三星期举行一次,因此我们的刊期也是三周一刊。

因为本刊发表后,还是装订成册,留备稽考.所以字迹较小,或者不很方便碘者,敬请原谅。

我们特别推荐汪先生的那篇演辞,他的意见,真十分宝贵,但是因为语言的阻隔,当天的听众,也许有未十分听懂的吧!藉此也更可以明晾了。

《艺文丛话》 原是本系所主办的壁报,亦即是每次学术座谈会的记录,壁报刊后,我们受各方面的鼓助,因此让它籍《中国文学》 和大家见面,一切式样编排,都未尝改变,聊存其真耳。

三月二十日无为又记

原载:重庆《 中国文学》 第一卷第一期.1944年4 月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6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