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论文精粹 > 1921-1950

红楼梦与中国经济(一)

王增宝 劳瑞新 高祥棒李国梁 李明璐 邓树坪

一 楔子——从一部文学巨著看一个中国杜会

从一部文学巨著中的写作年代,作者的时代意识,与观念形态等等线索的根据来推测某一个时代里的社会实况:有时反比某些主观的历史家所说的来得实在,因为作者在他的书里时常无意地透露给我们好些珍贵而重要的资料,尤其因为他的无意,所以根据这些我们可细心地比较一些史实和论证,而对于我们的研究的对象可得到个更可靠的佐证。

我们并不希冀如一般《 红楼梦》 研究者的把《红楼梦》 说得如何伟大.但,以我们在经济的观点上说,《红楼梦》 不只是中国一部光辉的文学遗产.而且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中国某一时期社会经济的实录― 它给与了我们更多的证据,使我们在今天能对当时的中国经济有较深切与充分的了解。这一点在我们看来比发掘那些修改过的文献还有价值。

《红楼梦》 的完成约在清乾隆廿七年(1762 年)至乾隆五十六年(1791 年)间,由曹雪芹和高鹗两位先生的笔下.写就了这一时代封建末期(康熙到乾隆)中国社会的轮廓,作者在他的著作里介绍给读者们一个大家庭的兴盛和没落,在这家庭里一切繁琐复杂的事件事实上就是当时(十七世纪末到十八世纪)中国社会上每个同样的家庭所日常发生的缩影。即是说作者有意无意地把握了这一时期间的社会问题予以形象的表现,同时还告诉给读者们这样的家之所以衰败的原因(我们在后面将细为分析)。尤其在经济的因素上看得更清楚,封建经济的趋于崩溃,官僚地主与土地关系,极大的浪费与不正常的收入,以及各种足以促成社会经济发生变化的问题,在他的书里都可得到显明的线索。是的,在《红楼梦》 里,我们所以看到那一时代挣扎与维持一个社会形态的动摇的滑稽人,与无数可怜的寄生虫的蠢动,终日熙熙攘攘而没有一个角色能喊出他们究竟为什么要生活与怎样生活。这痛苦给了对时代敏感的作者,也给了干百年后的读者。于是,透过了艺术的造型,《红楼梦》实含有无限深长的社会意义.这意义与它的文学价值同时存在。

在欧洲曾有过《红楼梦》 (The dream of The Red Chober 〕 的节译本.林语堂先生在美国也曾因拟全译《红楼梦》 不成而写下他的《瞬息京华》 (Moment in Peking) ,在今天,当世界对我们这神秘深奥的古国予以惊讶的投视与挚诚的赞美时,研究我们的历史遗产是各国读者们的一件必要工作,而《红楼梦》的将为他们所注视更是一个必然的结果。因此,我们在现在研究{红楼梦少决不是一件多余的事,以中国人去研究中国的社会和经济是比任何人都会有更深刻的认识的。

我们之所以要从《 红楼梦》 这一本中国文学巨著去察看那一时代的中国经济,这原因正如开始所说的;一、一部文学巨著的写作年代与作者的时代意识,观念形态的总表现是当时社会实况的反映;二、从文学作品直接表现的经济生活探索当时的社会经济可能得到较实在的凭证;三、从某一个时代作家本身和他的作品里得到的线索比从主观的历史家所假断的更为可靠。而且《红楼梦》所代表的这一时代的社会中心底经济状态,一个“大观园”每月巨额的支出― 包括三四百人的饮食费,人情费(馈赠、月钱、送札、红白喜事、及其他大事上的虚耗),奢侈品费(脂粉、首饰、衣物… … 等等.与农民的刘老老家的悬殊,也就是说官僚地主与农民间经济生活的矛盾性)实在可以供给我们研究中国社会经济史时好些题目的参考,因此我们决定以《红楼梦》与中国经济的标题,来讨论关于《红楼梦》 经济上的种种与中国当时社会经济的关系。我们从经济上发现了大观园的没落,也发现了一个封建经济转变的枢轴,这一时代以后.中国经济走上了另一种形式(这已超出了我们的讨论范围)。我们现在正进行着一个伟大的革命,在这进程中检剔出每一种足以障蔽我们行进的老大社会残存的势力而加以彻底的破坏与积极的建设。使之适合于一个新的社会的需要,是我们的任务.也是我们这次研究的目的,把《红楼梦》加以社会科学的分析,使达成他教育的目的,是我们无数任务中的一种,同时我们还可以告诉世界,并没有什么神秘与深奥,新的中国就是从这样的社会里面蜕变出来,创造出来的。

二 十八世纪的中国——《 红楼梦》 时代

《 红楼梦》 作于清朝乾隆年间,其所表现的时代大约是从康熙到乾隆的一段时期(西历十七世纪末至十八世纪),这在中国经济史的分期讲来尚无确定的名称。有以为是封建社会,又有以为封建社会早在秦汉时就崩溃了,此时已进入前资本主义的时代,十年前许多学者讨论这一问题曾引起激烈的论辩,但没有一个定论,据我们的意见,以为清朝初年是一个封建社会,虽然这时候封建社会中的许多性质,都与西周初建立的封建社会不同,其中许多内部的因素已经发生变化,封建社会的许多反动势力已经出现。但就整个社会看起来,封建势力仍然是.支配这一个时代社会的主力.尤其是封建社会的经济势力,这时候仍然占着最重要的地位,在学术思想上,在文化意识上,在国家的统治政策上,及一般的生产方法与生活方式上,都反映着极浓厚的封建色彩,我们不能只抓住这时代的某几点反封建的势力,而谓封建经济已经崩渡,因为历史上没有一个时代是可以斩钉截铁地划分的,每一个时代都保留有前一代的遗迹,并孕育着后一代的种子.我们观察一个时代时,应该注意这一个时代的主流,把握着这时代重要的趋势,从这一个观点看来,清朝初年是一个封建社会的时代。

第一,中国传统的学术思想,历代的统治政策,客观的经济条件.以及人民的思想意识,都为封建经济的有力支柱,中国一贯以农立国,农业在经济上占着绝对重要的地位.中国人根本思想为“农本主义”,几千年来的观念都以修齐治平之道,必衣食足而后可,衣食则皆仰求于农业.儒家为中国学术思想的主流,其经济上的主张是“节用裕民”, “不患寡而患不均”,这样主张都建立在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上,重农而轻工商,历代的君主都行农本主义,其经济的设施即在压迫工商业的发展,而达到经济上的均衡与自足,满清亦采用这样政策,清初的几个皇帝都极注重农业,广兴水利,每年水利经费的支出多至二三百万两。雍正二年并曾下诏“重农轻商”,而其中因为天赋的仁厚,农业生产足够维持人民的生活,没有必要采取另外的职业,农民虽受地主的压榨.但只要不遇荒年,仍够维持最低限度的生活,不像欧洲中古时代农奴要脱离庄园的束缚,而集中于都市另谋生路.这时在蔡个国家中没有过剩的劳力.没有多余的生产,没有范围广大的市场,这种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乃是封建社会的特色。

第二,从满清初年经济社会的本质看来,这也是一个封建的经济社会,因为农业在经济生活中占着最重要的地位,而农业生产最主要并且是唯一的生产手段是土地,各时代土地分配的方式,为一时代经济生活的特征,而这时候的土地分配正是封建经济下的土地分配制度。

明朝末年,因连年的天灾水旱,内乱外患,社会经济日渐衰微,人口大减,又因生活不安定.许多土地都荒废着,满清入关,乃收搭此荒废的土地,并掠夺汉人的庄园,以分配于满清诸王、功臣及八旗士卒,其中第一种为皇室庄田,将接收明室官田及掠夺农民田产以分配于皇室。第二为宗室庄田,即分配于诸王功臣者。第三为八旗庄田,即分配于八旗士卒者。“旗”为满清的军队编制,每旗七千五百人。合满洲八旗、汉军八旗、蒙古八旗二者.总数为十八万人。第四为官田,包括籍田、牧田、祭田、学田。第五为屯田,即分配与士卒屯垦者。每一王公皇族的授田均在数顷以上。八旗士卒至少亦在一亩以上,故以分配的土地数目相当可观,在全国的田地中占着很大的比例。

满洲人本为松花江畔的游牧部落,不长农耕,故往往将土地分配给汉人,代为耕种,佃户有求佃之权,所谓“准原佃子孙永远耕种” , “地虽易主,佃户仍旧”,此种水佃权的规定,虽然有保护佃户的意义在内,但农民与土地的固着关系却也表现得非常明显,与西洋封建制度下的农奴也颇相似。

子清廷受封土地的王公及八旗士卒应效忠于清廷.八旗士卒有战争的义务.佃户为主人耕作土地而将生产物之一部分以地租的方式(实物地租或货币地租二者都有)缴呈主人,并供给劳役,而主人对佃户予以保护,此时地主与佃农间的关系与日后的真正租佃关系不同,因为在真正的租佃中,佃农与地主系基干纯经济的关系而作平等的交换,但这个时候,上地为领主所占有,租佃之权操于领主,租佃的方式与条件也由领主决定,形成领主在经济上的特殊势力。

从上所论的土地分配状况,以及在这种土地分配下所构成的社会关系,我们可以看到土地的分封为当时上地分配的基础,其中授田者与受田者之间,存有隶属的关系.而下一级对上一级都有必然履行的义务,这都是封建经济下的特点。

再从此时各种产业的形态及生产技术看来.农业经营系采大庄园制。庄园组织较以前各代更为普遍,农业生产主要的靠人力及畜力,使用简单的工具,因袭一干余年来的耕作方式。在工业方面,完全是手工业.在原工业及粗制工业上,采用家庭工业的方式,生产物大都限于农产品的制造,为农民的副业。另外比较进步的有工场制手工业,多为特产工业,为其秘传的技术与地域的限制,常度于求久不变之固定状态。这种生产方式仍然没有超过封建经济的范围,在商业方面,家庭手工业的生产物主要的是为自己消费,遇有剩余再就地出售。故其地域性非常明显,至于经营特产品贸易的商业,则因特产工业本身含有保守的意味,不能普遍扩大,故此种商业亦受其限制,仍不能超越封建社会而发展。从上面各种产业的形态及生产技术看来,我们可以得到三个特点:即是保守性自给性与地域性。
以上所论我们历代的学术思想一般人民的观念意识,以及中国自然的条件,都宜于封建社会的存在,而就清初的土地分配制度,与基于此种土地分配制度所构成的社会关系,以及此时农业、工业、商业的经营方式与生产技术、都确确实实地告诉我们这时候依然是封建社会,尤其在经济上封建的色彩表现得更为明显。这种情形一直继续到鸦片战争。鸦片战争才使封建社会正式走上崩散的过程。所以从整个经济中看来,西周同鸦片战争是两个转变的枢纽。西周把中国从部落经济转变为封建经济,鸦片战争才使封建经济走入决定化转变的过程。从西周到鸦片战争这样长的一段时期内,中国都生存在封建经济中。如果把这样长的一段时期再加以划分,清朝开国至鸦片战争这一段时期,正确的应该称为封建社会的末期。

但我们也不要忘记了这时在封建经济中,已经孕育着反封建的经济势力,例如商业资本的发达、商业范围的扩大,财富的集中,城市经济的兴盛,金融组织的出现,土地的兼并以及贫富的悬殊,这些都为促使赶到经济崩溃的因素.留待下文去讨论。但我们可以看出这些因素都没有适当的条件使其逐渐成长,而且这样的反动势力与二千年根深蒂固的封建势力比较起来还非常渺小,并不是破坏了封建社会的本质,就整个社会看起来,这仍然是一个封建经济的社会。

清朝初年这一段时期具有着其他封建时期经济的性质,但它本身也有着一些独有的特点。

一、绅士阶级的发生。满清以一个文化程度经济生活较为落后的国家入主中原,为求巩固其统治权,乃采用更彻底的封建制度,对于满清诸王公开国功臣及八旗士卒都赐以封地,同时剥夺了他们政治上军事上的权力,以便厉行中央集权的统治政策。这些享有大量土地丽没有政治上军事上职务束缚的人们,又有无报酬的奴隶劳力供其利用。当国家承平日久,经济日趋繁荣之后,乃利用其剩余的精力,从事高级的奢侈的享受,并有暇致力于精神生活的发展,衣、食、住、行皆极端考究,吟风弄月,扮演点才子佳人的故事。《红楼梦》 中所描写的正是这一类的人物,以下还有文章来专门讨论其生活状况。这样的家庭是清初封建社会的特殊产物,在旁的时代不会出现。李辰冬谓《红楼梦》为绅士阶级的文学作品,而《金瓶梅》与《水浒传》 则是资产阶级的文学作品,绅士阶级是此末期封建社会的特殊产物,而《 红楼梦》 的家庭正是这种绅士阶级的代表。

二、官僚、地主、资本家的三位一体。满清的王公、功臣及八旗士卒具有多量的土地,为主要的地主阶级。他们或许本身是官僚,或许与官僚有极密切的关系,总之,在社会上他们是享有政治势力的特殊阶级。商业在此时已经成为最好获利的职业,或许他们本身就经营商业,而商人与经营商业,因为政治的腐败,也必然要勾结官僚,方能顺利无阻,而商人于获得利润后,又以之投资于上地,成为地主,故地主、官僚资本家的互相勾结,三位一体,为这一时代的特色。从这里产生了非法的高利贷盘剥,倚强凌弱,包揽刑讼,以及贪污舞弊的种种现象,在《红楼梦》 中活灵活现地刻画出这一幅互相勾结,狼狈为奸的图画。

三、阶级生活的悬殊。在封建制度中因上地的占有关系而构成地主与农民两个阶级。农民的封建义务,种类繁多,有农民对政府或国家缴纳的赋税,有农民对地主缴纳的私租,此外还有摇役兵役杂役。其中纳给地主的私租,约为收获的半数,可见农民的负担相当严重,盛栩在《江北均丁说》中谓:“贫民方寄食于富户之用,值丰岁,规其赢羡,以给妻子,日给之外,已无余粒,设一遭旱撩,则尽所有以供富户之租,犹不能足,既无立锥以自存,又惊妻子为乞丐,以俟丁员。”从此可见一般小佃农生活的艰难,反观大地主之家,则穷奢极欲,恣意享受,故此时农民的义务较之秦汉及以后各时代更明显更繁重,贫富的悬殊也愈大。

四、特殊的奴隶制度。这时候奴隶的性质很特殊,比起以前各个时代来,这时的奴隶具有种族的意识,比起酉洋的农奴来.这是一种不事生产的奴隶。

以上提出了这时代的儿个特点,在以后各文中都要详细的讨论到。《 红楼梦》是这一个时代的文学巨著,‘=作者抓住了这一时代经济上的特质,透过艺术的造型而具体地表现出来,基于这一个时代的经济关系而产生的社会关系与社会意识.在《红楼梦》中都有着详尽而深刻的描写。《 红楼梦》表现出清朝初年〔 康熙至乾隆)社会经济的各种特质。《红楼梦》是这时候社会经济的缩写、所以我们可称这时代为“《 红楼梦》 时代”。

三 生产、流通、分配与消费——“《红楼梦》 时代”的社会经济

一个社会的经济生活,是指这个社会里的人和这个社会里的物相互间的关系而言。《红楼梦》时代的社会是封建末期的社会,所以这个时代的经济生活也是封建性质的经济生活;一切人对财货的生产、流通、分配与消费都循着封建经济的途径。封建经济最大的特点是自给自足.所以《红楼梦》时代的社会经济也是自给自足的。

中国几千年来都以农立国,汉文帝诏中说:“农,天下之大本也,民所恃以生也。”远在汉文以前,管子也说:“民无所游食,必农。民事农则田垦,田垦则粟足,粟足则国富。”重农为富国之本的观念,历代相传,维持了中国封建制度的命脉。近代欧美战争实业革命致工业勃兴,而中国仍然停滞在农业社会者,也是这种历史上的传统力量根深蒂固之所致。

《红楼梦》所指的年代,约在前清康熙至乾隆之间的一段时期,正当清廷鼎盛,外力尚未入侵,洋货在中国市场上还没有占得到优越的势力,全国百分之八十的人口都在土地上耕作,其于百分之二十的人口,都享受着上地的报酬,所以要讨论这个时代的社会生产,也应该自农业生产始。

贾府的农业土地,来自王室的分配,贾演贾源因功得爵,根据《会典》 所载,公爵授地分数,大庄四百二十亩至七百二十亩,半庄二百四十亩至三百六十亩,始六十亩终二十亩。从乌进孝的嘴里可以知道,单是荣府至少有八个庄子,大约有五千亩地,而这些拥有土地的地主阶级把这份产业交给下面的佃农耕种,自己坐享其成,农业土地属地主,农业劳动出自农民。至子这些土地每年的生产量,我们无从查考,但是我们可以从宁府一年的地租中可以窥其梗概,虽然在数量上我们不能确定,但是生产的技术,形式和种类是可以从这张帐单里看出来的:
大鹿三十只,璋子五十只,袍子五十只,退猪二十个,龙猪二十个,野猪二十个,家腊猪二十个;野羊二十个,青羊二十个,家汤羊二十个,家风羊二十个;鲜鲤鱼二百斤,各色杂鱼二百斤.活鸡鸭鹅各二百只,凤鸡鸭鹅各二百只.、野鸡野兔各二百对.熊掌二十对,鹿筋二十斤,海参二百斤,鹿舌五十条,牛舌五十条,蛙千二十斤,棒、松、桃、杏瓤各二口袋,大对虾五十对,干虾二百斤,银霜炭h 等选用一干斤,中等二千斤,柴炭三万斤,御用胭脂米二担,碧播五十解,自孺五十解,粉秔五十解,杂色果粱谷各五十解,下用常米一千担,各色干菜一车,外卖粱谷、牲口各项,折银二千五百两。外门下孝敬哥儿玩意儿:活鹿两对.白兔四对,黑兔四对,活锦鸡两对,西洋鸭两对。(第五十三回)

从文中所见的,只是庄头对地主所缴纳的庄租,除此而外,一定还有庄头、农民自己消费和中饱的部分、所以这还是最起码的生产品,同时这是宁府的庄租,荣府的土地比宁府多,生产品可能比这个还多,总之,从这个里面我们可以分析得以下几点:一,土地主要的产物是米,其次是杂粮大豆麦黍之属。

二、除掉农作物以外,还有渔猎、牧畜等事业。

三、乌进孝还说“九月一场大的雹子.方近二三百里地方,连人带房,并牲口粮食,打伤了上千上万的”(五十三回)。可知当时的生产全是自然的生产,受自然律的限制,换句话说就是靠天吃饭。

四,农民向地主缴纳的地租,除实物地租之外.还有货币的地租.也可以证明农产品在市场上的流通。
五、当时有附属于农场的工业.或者是农产品改造的工业,如烧炭工业,咸制工业等等。
六、再研究贾珍对乌进孝的态度,可以看出当时地主与农民阶级间的关系:
贾珍皱眉道:“你们又打擂台,真真是叫我别过年了。”(五十三回)
除掉用一句袍怨的话,表示地主的不满而外,并没有其他压榨的情形,所以这个时代的社会阶级虽然存在,但是阶级间并没有仇恨,至少《 红楼梦》 可以给我们证明。

《红楼梦》 第十五回里,曾经记载贾宝玉走进农村的故事。他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东西:“见炕上有个纺车儿,越发稀奇,小厮们又说;‘是纺线织布的。’宝玉便上坑摇转。”( 十五回)这个宝玉所不认识的东西就是农村经济.或者是封建时代,中国工业经济最主要的生产工具。自耕自织构成中国经挤特有的性质,这时代生产还没有实行分工,小农与手工业混合,而仍然有自给自足的特性。我们再就生产形式与生产技术而言,这个时代的工业只是家庭手工业,以家长为生产主,负技术与管理与经营危险的责任,从事生产工作的则为家中的子弟与招收的学徒,至于家庭手工业的本身,还处于业余消遣的地位,普通人民并不认为它重要的经济性质,而是耽于躬耕亲织书声朗朗的伦理观念上的,总之,不管这种手工业的来源如何.事实上,这种家庭手工业如纺织,草木作等已经形成工农业生产的副产品了。

除掉手工业而外,还有工场工业,在《 红楼梦》里也时常见到景德镇的瓷器,江南的织造业,但是这些工业,都带有浓厚的特产工业性质,产品成为永久不变凝固的状态,或者是家法秘传,不能普遍地扩大,所以也非常适合于这个封建社会的。

因为小农和手工业混合存在,社会没有分工,所以劳力虽然存在,可是并没有使用到工商业上去的必要,又因为天然的条件,使其农产品与手工业品可以维持他们的生活,所以在中国,没有发生过人口问题与劳工失业这一类的问题。除掉以上所述的这一种生产劳动而外,在《红楼梦》中也有丫环的劳动,但是这些都没有生产的意识,而仅与游戏差不多。

至于这些农产品和一些工业制成品如何流通到消费者手里,在封建社会当然也有它的商业制度。在这个时代里,整个的社会,皆以为立国大计在于农业,国家的经济政策也是重农抑商,所以货物的交换也因之不能进行,需要与供给,都比较少。而产品的本身,主要的还是供生产者自己消费,遇有剩余再就地出售.是故此种商业均限制在较小的范围中,一般商品的交易,都采取市集的形式.至于采取工场生产的特产工业,其生产量比较大,市场范围比较广,甚而至于销往外国,但是因为中国特产工业含有很浓厚的保守意味,不能普遍地扩大.在《红楼梦》中数.见这一类的特产工业,例如:

…… 只有昨日有广东的官儿来拜,送了上头两小篓子“茯苓霜”… … 我打开看了看,怪俊雪白的,说拿人奶和了,每日早起吃一钟,最补人的。… … 〔 六十回)

这种“茯苓霜”就是特产品,它所以流通如此之远,并不是藉商人之手,而是以土仪入贵的方式流通的。

商人阶级以造成的商业社会已经形成了,在《红楼梦》里代表商人阶级最初期的形态,那就是皇商,专为皇家买办货物.在各省都有买卖承局,也是一个百万富翁,薛家原在南京开了许多当铺(当铺是中国经济社会通口卖金的机构).《红楼梦》中虽未记载商业都市的繁盛,为了明缭当时国内商业状况,我们可以引证顾起元(客座赘语),述及明末清初南京的盛况:

南都游惰者多,动勤者少.衣丝暇娇者多,布服菲履者少,以是薪桨而下,百物皆仰给于贸居,而诸凡出利之孔,拱手以授外土之客居者,典当在正德前,皆本京人开,今则绸缎店,药店,皆为外郡外卖富民所据,而俗尚日奢,贸易之家.发迹未几,倾覆藏入。

可知那时候的都市.已发达到“百物仰给于贸易之居”的商品社会了。但是这种都市的商业,只代表少数的社会上层阶级,而时代经济的主流,还在乡村,这不过是封建社会崩溃的伏机罢了。在商业组织上,已有类似欧洲中古答尔特的制度,其中最重要的是“会馆”与“公所”,会馆是同乡会人的公会.为对抗所在地土著、商人压迫而设,同样,土著商人也组织公所以保护其自身的利益,但是这种“会馆”“公所”对会员的限制,远不如答尔特的严格。康熙二十三年(1684 年)开海禁,商业上的对外贸易,也随着入贡的方式而开始,洋商贸易均限于广州港,采贸易集中制,专利子“公所”之手:“公行”始于“官商”,官商就是经过政府的承认,垄断对外贸易的商人,这种制度由商人向宫厅年纳银两若干,官厅就指定他为对外贸易的经纪人,贸易的状况,出日以丝织物、瓷器为大宗,而输入则以毛织物、钟表及工业精制品为大宗。在《红楼梦》里,王熙凤的爷爷,就是这种“官商”性质的人物,她说:“我们王府里也预备过一次,那时我爷爷专管各国进贡朝贺的事,凡有外国人来,都由我们家养活”(十六回),其他许多奢侈品,例如自鸣钟、乌银洋堑自斟壶、十锦珐琅杯、西洋括机镜,和西洋头痛药膏子“衣弗那”… … 等等.我们可以知道这种由于国外贸易而入口的西洋货物已经在社会的上层阶级流通了。

有了商业必然地有货币制度。《红楼梦》中所流通的货币还是碎银。清代以银块为货币,其轻重以分两计,官傣薪资,各国贸易都以银子为流通的媒介,并以铜为辅币,丫头每月的月钱有一吊有五百,都是指铜钱而言,至于银与铜的比价,时有变动,大概在每两八百文上下波动。关于金融的机构.在社会上,有当典、票号、钱庄等,在《红楼梦》中都有记述。而在社会上最有势力的,还是一般富有者的高利贷,因为当时产业资本的需要比商业资本的需要大。而产业资本大多是农业资本,农业所需资本的款额极少,同时农业资本的需要者在社会上的地位很低,与社会上的金融机构的关系少,因为应一时之急,往往向一般富有者通融资金,而随他们高利贷的剥削,所以,在这里我们也可以讨论到资本的结构和它增殖的方法。

《红楼梦》五十六回里,就得到王熙凤私人资本产生的方法.也是循着一定的经济原则的,积极的是积蓄,消极的是节省,如果要研究当时资本增殖的情形,我们先将资本分成产业资本、商业资本,和金融资本三种。

产业资本 ,因为产业限于农业,所以所需的资本多为农业资本,农业生产,只要一部分的生产工具,而需要大部分的农业上地方能进行。商业资本,因为缚于重农抑商的无足轻重,虽然有金融的组织能够促进商业的发展,商人虽积聚了多量的财富,但是前面说过因为市场与社会习俗的限制,商人资本不能无限制的用于扩展工商业,其惟一的投资,则为购买土地,农业资本亦复如此,所以我们可以使资本化的利润,一律都是投放在土地上的。《红楼梦》第十三回秦可卿托给王熙凤的梦,就叫她“趁今日富贵,将祖莹附近多置田庄房舍”。但是,这里我们还可以看出一个危机,就是富者愈富,贫者愈贫,土地分配不均,财富集中,又伏封建社会崩溃之机。

金融资本在这个时代的社会里占有重要的一部分,本来高利贷在理论上(其在儒家的经济思想中)是应该绝对禁止的,但是事实上,民间还是有利息的存在,《大明律》 中“凡私放钱债及典当财物,每月收利并不得过三分,年月虽多,不过一本一利”。满清沿明例,以三分的法定的利率,超过这个限度就以盘剥重利治罪,《红楼梦》一O 五回,赵堂官查抄贾府,出来的债券,曾以违例取利治罪;一O 四回里贾芸埋怨王熙凤,说她用公中的钱在外头放加一钱,可以见得贵族借息,已在法定利率三分以上了,至于民间玩法的也很多,例如二十四回记述倪二也是一个专放重利的;由上列举《红楼梦》里的事实,可知这个时代社会上利息的情形,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出来一个特点,就是当时工商业皆不发达,内地依农业为生,所以投有资本专断之弊,所以富有者,也只是积蓄私财,放债予人,并无所谓投资事业的。

这许多农产品和手工业品.经过商人转运的方式,佃帮纳租的方式,或者薪资支付的方式分配到社会的各阶层里.所以我们进一步要讨论这个时代社会经济的分配情形。

关于这个社会的阶层和职业上的分类,我们根据习惯,分做士、农、工、商四种,但是这四种人也因为社会地位,政治关系,而有许多阶层,各因生产能力(包括生产资本,生产土地,生产劳力)的不同,在财货的分配上也有差别,下面分别加以讨论。

一、士类:士普通指读书人的士大夫的阶级,士里又可分为两种一是官吏,《红楼梦》中的大官如北静王、贾政,其次如贾雨村,再下如赖尚荣和县衙里的通判师爷之属.另外如教书的先生贾代儒和贾政的清客相公詹光、程日兴等又是一类。这种士大夫阶级,依照孟子“劳心者治人”的一句话支配了几千年的中国社会,因为他们劳心,他们的生产品也是无形的,所以他们所分配到的,都以货币形式支付的薪傣、年金、养廉、束修之类,其金额也因等级而不同,如贾赦的官律七百两就是从清史官爵岁表里查考出来的。

二、农类:单就从事农业者而论,有土地所有者的地主如贾珍,有土地承管者如庄头乌进孝,以下自然还有许多长工短工。在这个系统之外有自耕农,如靠几亩田度日的王狗儿。地主的所得是地租,在前面农业生产里已经提到过,清代的地租各地有轻重的不同,大概要取得农民税收额的一半,按陈登元《中国土地制度》 所考.康熙时佃农交给地主的租是每亩一石,这个租率已经相当可观,农业的分配很不平均,地主年入巨万,小农衣食惟忧,如王狗儿在秋尽冬初,天气冷将上来的时候.家中冬事还没有办(六回)。我们可以看到封建社会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情形。

三、工类:从技术上可将工类再分为两种,一是技艺的或者是生产的劳动者,如砌大观园的泥水,瓦木油漆工匠,布置大观园的花匠.其他制造衣食住行消费品的缝衣匠,染织匠.种花匠、银匠等等其数不可胜计,还有一类是无技艺的或不生产的劳动者,包括:管家如林之孝,跟班的如李贵、茗烟,打杂的小厮如汤又玄.其他丫头大的如袭人,小的如小螺,他们都是劳力的,也是治于人的,获取所得的方式是工资,工资的多寡随时随业而异,即以工匠论顺治中每工二十八文,每月合八百余文,无技艺的工人,贾府中最小的丫头,最低的工资是每月五百钱.要研究工资的高低我们只可以在《儒林外史》里找到旁证,当时面食而不茹荤,每餐不过十文,用这个物价的比例,可知工人的工资并不低,但是这里必然有一个间题,就是工资不太低的何以农入不改农而工呢?这也是当时社会的一个趋向,是潜在的,在实在的现象中并没有变动,因为《红楼梦》 时代对工商的需要并不大。

四、商类:因为商业的本身受政府的限制,没有发展,所以商业的盈余的总额并不太多,如薛家的百万富商,在社会也只限于少数几家.且店主本非劳动者,中国工商业也不发达,小本经营家,都自兼劳动之事,虽然是店主,并不如资本家利润之优厚,伙计账房的工资每年不过一二干文,学徒杂役更无工资可言。

上面已经分论《红楼梦》时代的生产、流通、分配三种经济行为,生产里有农业生产,手工业生产,基本工业生产,生产的种类和生产的要素。并在流通里讲到商业状况,国内国外的贸易,市场货币与金融的机构,以及资本的来龙去脉。在分配里分别了社会的阶级和职业研究各种人的所得。写到这里我们可以武断地将这个社会归纳成两个大的单位,一个是官僚、地主、资本家三位一体的消费阶级,一个是小农、手工业者合成的生产阶级。这个分法虽然不大精密,但是如果承认以上的分析,我们也可以同意这种归纳。本来一部文学作品就是表现社会的意识形态,而社会的意识即是一个时代或者一个社会集团里的人们,为谋生起见,所共同形成与趋向的理想(见李辰冬《文学青年》) ,反转来我们也能够透过文学的作品,窥到社会的意识形态,这里,我们已经透过了《红楼梦》 而得到《 红楼梦》时代的经济社会的整个的和真正的面相。至于消费一部分,在社会经济生活中占很重要的部分,而且《红楼梦》中对于消费情形有更多的反映。在上一篇我们有一个专门的讨论。

原载:( 《新认识》 第八卷五、六合刊.1944 年2 月15 日)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6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