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回:宁府设宴尤氏告借 贾家作伐李婶纳婚

吕国伟

  按:《红楼梦后卅回》书稿系吕国伟先生创作并经斧凿之稿,本网站所发均为上半回,热诚欢迎读者朋友向本网站或者吕先生本人提出宝贵意见!

 

 

 

话说司棋因刚烈寻短自尽后,两家自是没趣,又不好声张的。旺儿两口彼时惟嗐声怨命,自认晦气罢了,也不去撕罗纠缠。司棋娘气悔交激,引得心病旧疾复发,自觉愧对兄嫂女儿,为时晚矣。因在病床上奈何了数日,那天夜里竟也撒手去了。别无述记。

 

因近来凤姐已能理事,便有园子里承揽各处田地的婆子,隔三差五的,到凤姐屋里送些孝敬。除包管竹林稻田及各色椹果梅林花草的婆子来打点外,兼有几个闲婆子也时常来送些利物。凤姐儿只装不在意,只命平儿应付,等让这些人作足了情儿,再作道理。又察言观色,见这些媳妇婆子一脸喜悦,并无攀扯怀怨之意,所以愈添趣兴,心里每暗暗敬伏探春才能。遂命彩明单把所进米粮等物先计数上帐,剩余的待年终再一齐交兑折算。

 

这日,过贾母屋里来,亲送与贾母过目,又极口夸赞。贾母也喜的笑道:“是我眼拙,竟没看出他是这样有心计有才干的,平日里闷声不响只和他姊妹一处顽笑,可惜竟给埋没了。你仔细寻访,只怕还有几个也定不得。”凤姐儿笑道:“说的老祖宗喜欢,我竟没话儿了。”贾母忙笑道:“怎么讲?”凤姐儿道:“老祖宗想,如今单出了三丫头一个,口里眼里就只有他,我竟不知给挤拨到那儿了。倘或咱们家再出几个,倒那时,老祖宗眼里心里只有他们,那里还看见我,不给他们姊妹一顿乱掸子哄出园子来!”说的贾母与众人都笑了。凤姐儿忙又伏到贾母膝上道:“求老太太恩准,竟把三姑娘赏了出来,让他上马拜印替了我罢。要说,我也该告退休养了,那时又能天天时时在老太太眼前说话儿取笑,岂不两便?”贾母笑拍凤姐儿的手道:“不可。你灵精鬼巧的,是想趁这会子我笑混了头应下,以后可来讹人,也不管用。你也不细想就混说了,他一个未出阁姑娘家,如何能管这些,传出去,也是玩的?前些时皆因你病着,才让他们暂替一时,那里能不放手人家。况你也大好了,怎么竟当了真了。”凤姐儿听了,便起身陪笑道:“我也是看着他能才求老祖宗的。既然不成,倒有个退一步的法子,老祖宗看怎么样?”贾母笑道:“任你磨破嘴皮子,这个非同小可,万使不得的。日后你多歇养些身子,且年纪又轻,怎么公公明明打起退堂鼓来!”凤姐儿笑道:“老祖宗说得我竟没话了。也罢,莫如把三丫头请出来,我俩一文一武前后理事。我自然是摆在前头,他只帮趁着出主意拨算盘做军师,下剩凡百事自有我审视定夺,可依了罢?”贾母笑道:“那也不成,他一个女儿家,倒让底下人去嚼他,亏你也想得出!”凤姐儿听了,一拍手笑道:“罢,罢,罢,你们听听,合着我就该叫人嚼得了,老太太也太没有偏心了!就是孙女儿孙儿媳手心手背不一样,也都是自己身上的呢,再不疼疼我们,进了阴间也要喊冤的。可又没奈何,谁叫我托生了这块挡箭牌的料子呢!”说的众人又都笑了。

 

凤姐儿因道:“他们都是些知书识理万里挑一的女相如,比我们这起傻子,不知强了千百倍。要说,老祖宗也很用不着耽心别的,难不成没出阁就不得展才了?敢说外边人听了信儿,求亲的挤破门子呢。”贾母忙笑道:“还不快闭了你那没遮拦的嘴!三丫头正在里间呢,看她听见了,不找你闹饥荒!”一语未了,只见琥珀在贾母旁边,笑着拿指头指他身后。凤姐回看时,果见李纨姐妹、探春、湘云从鸳鸯屋里出来。凤姐儿忙笑道:“都是大嫂子带他们闹的,成日里诗呀文的一大堆,闹得正经事一般。可我偏又不是他们一路的。饶这么着,还时不时打劫我一下子,捣腾我俩钱自己作乐。白把我叫了去,又撵出来,岂不冤枉哉!”贾母笑向凤姐儿道:“你不累罢,倒把我们笑累了!”众人正笑着,凤姐儿又道:“老祖宗别笑,看笑急了牙疼。说真的,内中也只有三姑娘肯出面施展,这原应该的。想当年我没过门儿那会子,也经手过几件不大不小的事,问他们谁不敬伏呢。现如今,我也是‘巧手难使两银针’罢了。”贾母、李纨都笑说:“也没见过,自己夸自己。这算什么?”凤姐儿笑道:“这叫作‘光着身子上典铺。’”众人道:“怎么讲?”凤姐儿道:“人家不当人,他自己当人呢。”众人听了,略一想,都哄然大笑起来。

 

贾母笑的岔了气,琥珀上来忍住笑捶着。贾母一边笑,一边口内道:“猴脸猴嘴儿的,怎么长的。也忒惯你了。”凤姐儿笑道:“老祖宗开恩,让他们给揉着罢。我不得空儿,还要去呢。”李纨便道:“才刚见说,管地的婆子归帐来着。先前议的,倒说不用交上来的,怎么个原故?”凤姐儿也不知原委,遂道:“理他们呢。归上来,就收着。”李纨便亲向贾母头上试计线,道:“这是他姐儿俩夜里赶的银鼠耳套,老太太戴着,那里不合式了,再动。”

 

恰此时邢夫人也才好些,正过来问安。贾母问:“可大好了?”邢夫人忙笑道:“不过白着了些风,已不碍事了。老太太昨儿叫人送的普洱糟鹌鹑,跟砂仁鲫鱼羹,味儿倒很好。”因又向凤姐儿道:“听说园子里的地亩叫婆子们包着?也正好,我那儿有两个老婆子倒懂园圃的,再委派人,倒能用得着。”凤姐儿听了,不好说什么,嘴里只有应一声的。贾母也不好怎么。探春等人闻听,便乃回鸳鸯屋里去了。

 

一时凤姐儿回至自己房内,犹自盘算合计。平儿端上茶来,遂问可有什么事。平儿道:“也没什么。才刚倒是后边周嫂子走了来,给咱们巧姑娘送些小玩物儿,闲话几句子,也就去了。”凤姐儿也不甚理会。平儿因见凤姐儿怔怔的,便问何事。凤姐儿便把方才邢夫人的话说了。平儿便道:“要说,这话儿也不是我们能说的。我们这太太也忒会搂钱了,不论黑的白的,见饽饽就香,略沾带上一点儿,也必要插一腿子。听说那边孙姑爷欠银的事,也是大太太一力撺掇的。到如今,三姑娘又落得这样子不堪。老太太心里未必不知道,只不过不好说的罢了。”

 

正说着,忽听外面有说话声,两个忙将此话掩住。平儿忙掀帘看时,原来是尤氏打发了佩凤来,正与丰儿说话呢。便问何事。佩凤笑回道:“我们奶奶请二奶奶、大奶奶午饭我们那边吃去,已备了两个精致小菜。老太太跟前也替告了假。”凤姐儿在里面笑道:“不年不节的,白请什么?怕不是又要我作什么情儿,趁早先说了!”佩凤忙笑说:“奶奶请赏脸。要这会子没事呢,就过去倒便宜。”平儿便回脸使眼色,不让去的意思。凤姐悄笑道:“如今比不得先前了,容易孝敬不到咱们眼前。他既来请,必是有事,我看着答应罢了。不去倒不好,且先乐他半日再说。”平儿无法,只得命丫头重打了面汤盥洗了,亲把手炉交与丰儿。凤姐又命平儿道:“林之孝家的一会子过来,你先看着办罢,没大事先别过去搅席。你去那厢问下秋桐,我带他也过去消遣一回。”平儿答应着,便过这厢房里来。

 

正值秋桐在屋里炕上,手里拿着熨斗熨衣裳。听了平儿传话,自是喜兴,忙忙的敷了香收起,又向一张折迭镜台上妆扮。平儿等他的空,因见他床头半掩着一个瓷枕,心想天都这个时节了,如何还用着这个。忍不住,便上去拿手一碰。不道那枕原是带盖儿的,盖子揭落,里边却是一男一女缠身交合样式。平儿看了,反红了脸,心里没好意思起来,忙胡乱替他掖藏过。回过身来,只见秋桐只斜盘个灵蛇髻,描着吊梢细眉,又拿石榴娇打个菱尖唇,便又禁不住发笑。秋桐也笑道:“奶奶给我们一点体面,不能丢脸不是。”说着,跟了就要走。恰贾琏一掀帘进来,把平儿几乎撞在怀里。贾琏急忙煞住脚,在平儿腰股上捏一把,笑道:“作什么这么急。”秋桐说过了,方罢。贾琏道:“包两件衣服,还得出门子呢。过去回过你奶奶,那甄家放咱们这儿的东西,回头打点预备了,今夜人静了,恐怕要拉了去。趁便也禀过老太太知道。”二人忙答应着,伏侍贾琏备齐衣裳,自去了。

 

这里凤姐儿带人坐车,一径进了宁府。在仪门内下车时,早见尤氏婆媳领着众侍妾丫环,在那边台阶上站着迎候。见来了,都争相上前相携。尤氏先笑道:“我们只当不肯赏脸,白苦等了呢。”凤姐儿一头下车,因笑道:“我倒想来,只是穷的难出门子,叫我也难说。难为你们都在门外接着,皮肉倒壮!”众姬妾都陪笑道:“请的是二位奶奶,我们奶奶尚且如此,何况我们了。就是把脸冻掉了,也不敢说什么。”凤姐儿笑道:“掉了,就别要了,也不打紧。”正说笑着,李纨车子也到。大家簇拥着进了屋,早见内室桌上已摆了几碟菜馔吃食。侍妾们接过斗篷,又捧上热水擦了手,尤氏也擦了,方请李氏凤姐入席坐。众侍妾都忙着往上献茶捧汤,其余众人皆在身后递汤传菜伺候着。尤氏复命佩凤、偕鸳到另屋陪秋桐坐,捡了几样菜果令他们自吃。李纨问了贾珍不在家,又让了众侍妾一回。

 

凤姐儿便笑向尤氏道:“我知道这桌子酒饭容易用不得,有什么事,你先说出来听听。若吃得便吃,若吃不得,我也不敢领情儿。”尤氏笑道:“真真你的鬼心眼子世间少有,事事都这样,只是太过!说这话也不摸摸良心没让狗吃了,往前没白吃过我的也还罢了,今儿偏说这嚼臊根的话。”凤姐儿也由不得“嗤”的笑了,因向尤氏道:“少跟我绕圈儿走九曲桥,有话趁早叨腾出来,我不比你成日没事的。”尤氏笑道:“说说罢了,你每常也极孝敬我,我焉不知。今儿倒没什么大事,先用酒搪搪寒气。再说,那里就急死了,偏不放你走。再急了,我叫人老太太跟前告了假,你施展去。”说的众侍妾也都笑了。凤姐笑道:“敢情我两个是给你们骗了来的,早知你真心请我,焉有不来的。”说笑间,已各自略用了酒菜。众丫鬟撤去杯盘箸碟,复又上饭。胡氏亲为布菜盛汤,李纨忙拉他,命坐了在桌上共吃。

 

一时用毕,漱盥,延入内室在炕上坐了。胡氏捧过手炉,尤氏看了他一眼,胡氏会意,悄放下隔幔,与众侍妾无声退避到外室去。凤姐儿只管用簪子剔牙,李纨吃着茶。尤氏也炕上坐了,自笑了一会,方道:“说来也觉遭难,今日请两位来,都有一句话相求……”说到这里顿住。李纨笑道:“有什么就直说,这也值得掖掖藏藏的?”尤氏看了凤姐一眼,见他仍不言语,只得道:“咱们从没说过在人前低头的话,今儿没法子,少不得张这个口。思前想后,那边只大妹子有胆量有能耐,况是自己人,一向亲热惯了的。所以除了跟你商量,别人未必中用。”一壁说,一壁拿眼把凤姐一扫。那凤姐自顾弹指甲,并不看他,也不开口接话。尤氏呷了口茶,只得叹道:“唉,如今比不得往前了,吃穿用项,一概不说,只另花银子,那年不扔几万。你在那边想也领略了其中难处,咱们还不是一样。今儿把你请来,说白了就是借几两银子使使,过年出春儿前必还回。你也是有难处的,我也深知,所以说求你一句了。”说毕,静等着凤姐答话。凤姐儿迟住一回,缓缓笑道:“要多少?”尤氏忙道:“先有五千,便解了眼前饥荒。”凤姐儿觑了他一眼,半晌方问道:“今儿几日呢?”尤氏不解其意,便道:“廿六呢。”凤姐冷笑道:“这就是了。别说离入冬这几日了,就是每常家里不出大事,你何曾见过我有闲钱?况如今接连几宗头疼的事:前儿迎妹妹过门子,不多不多也有几千的花销;随脚儿紧跟着还有几宗子大的,远了先不说,云丫头连日子也定了,今年任满回来,就过门的;那梅家才补了翰林院编修,琴姑娘也左不过这俩月的事,他又是太太的干闺女;三姑娘这儿官媒婆不断,说放定,也是现成的。这些花项赔垫,还不算上林丫头、宝玉二个的。我也是‘虱多不痒,事多不愁',就这些个,要愁也别吃饭睡觉了,那里偷人家的银子!”尤氏听了,低头思索不响。

 

凤姐儿自尤二姐之事后,每觉与尤氏疏远,虽其非一母同出,也是面子情儿事,这一二年也都觉讪讪的。思忖半日,方叹了口气,道:“嫂子先别丧气,咱们再计议。今儿你既说了话,我岂有袖手不管的。五千倒不是大数目,我也不放在眼里,但只目下景况每不如先时,这便难说。我尽了能挤二千,你先用着。可别嫌少,我便没的说了。有句话不怕你不信,这边才几个人,你就求挪告借的;我在那边怎么样呢,只怕还比不上这里呢。今儿你行事巧,先求了我,若迟一步,明儿我一准到这里来求告你,到那时嫂子是推是借?可是咱们两边都只剩下骨架子!更可笑外人看着眼馋了不得,恨不能也来舔一舌尖子!”说罢,禁不住感叹。尤氏也叹道:“虽如此,不如咱们的也多的是。”凤姐儿不理会,笑了两声,道:“我如今也看破了,筹划来筹划去,总归是‘鸭子暖鸡蛋——白忙活’!我且能乐几日是几日,何必自寻不安生,没得先送了性命。以后我也试着学你,只怕才能多活几年。”尤氏道:“学我什么,难不成我就不操心了。”李纨在旁笑道:“亏他二婶子也有看破的。”过一会子,尤氏又道:“那甄家在咱们这儿寄放的银子,你何不想法子腾挪出来,先用着。过后儿再按数悄悄补上,可使得?”凤姐儿听了,忽笑道:“你敢是又瞎又聋的废人了,怎么也没成算!那甄家虽革抄了,却并没斩尽杀绝。今上念他祖上旧功,便格外施恩,如今虽挂着罪名,却在京中赐拨了几间房宅。南边也归还了几停宅院,令其家人赡养生息之用,那里就败尽了!既落得这般田地,放在咱们家的银子,还不派上用场?”尤氏笑道:“我本就糊涂,这事儿竟不知道。”

 

遂又让茶,复向李纨笑道:“说起那几个的亲事,可不正为这事求你呢。”李纨便问何事。尤氏道:“前日南边邬将军来京述职,因南安郡王生日,你大哥都到王府上寿。那邬将军因听说你珍大哥还有个小妹没出阁,就央人给他儿子提亲。要说门户也配得过,只是你大哥嫌隔着天南地北的,就没应,只推说小妹攀亲,都是家里老太太做主。谁想南王要从中作保人,倒把你大哥难住了。应罢,那边有老太太呢,不应,又碍着南王体面。”李纨不等说完,便笑道:“这事你该向老太太说去,怎么跟我说?我还不是灯草做的拐杖。”尤氏忙笑道:“不是这话儿。我先跟你说了,再提,老太太跟前你也能帮句话。那里自然是我去提的。再一件,我冷眼儿看着四姑娘行事偏执,怕有什么别的念头。说给你,也好留个意。”李纨笑道:“这倒使得的。”凤姐便起身道:“说完了?天也是时候了,改日再来长坐罢。”说时下地来。尤氏又让了一句,便叫人进来服侍,披戴齐整,眼看着二人上车去了。

 

待回屋来,却见贾珍笑从椅上站了起来,问道:“怎么样?”尤氏道:“这不是明撂着。我劝你不必这样,偏不听,现如今呢?”说着便进里间坐了。贾珍也进来,道:“你太多虑。借着也罢,不借着也罢,横竖不是当真的。白行这一步有诸多好处呢。”尤氏忙道:“先别扯远,究竟甄家现怎么了?”贾珍只管拨炉灰,道:“前儿才在京赏了几十间薄房,想是这几日就全家进京的。”尤氏听了不解,便问:“前几家被抄,并没像他这样的,里边有什么机密?”贾珍道:“今上睿明仁德,不忍降罪,故格外开恩,赦其家眷随属无罪,进京候听消息。这原看着祖上功劳垂荫的。”尤氏方不言语了。贾珍又笑问道:“他怎么跟你说?”尤氏道:“能怎么着,不过倒没推个干净,还强说弄二千。走着瞧罢了。看着形景,他眼前也真个作难。”佩凤在旁道:“当真作难呢。才刚跟秋桐坐着,听那话,他太太倒时不时的找寻他。”尤氏道:“他猴儿精惯了的,嘴又巧,找寻他什么。”佩凤道:“再怎么巧,一人难使八方圆。大太太那样为人,又碰上他这个死要强的,那个是泼泔水都过着箩,这个是跌倒也要抓把泥,日后有好看的呢。”贾珍便向尤氏道:“说别的都是虚的。你这几日,先把小妹的事跟老太太说了,才是正经。”尤氏应着,无话。

 

原载:《红楼梦后卅回》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3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