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克岐辑著的三部红学丛书

邓子勉

南京图书馆古籍部藏有《读红小识》、《犬窝谈红》、《忏玉楼丛书》,均稿本,为吴克岐辑著的红学丛书,另有《忏玉楼丛书提要》,亦为吴氏著,稿本。

吴克岐,字轩承,䏏眙人,生活于清末民国时期,写过小说,曾活动于上海、南京一带,现知有关吴氏的情况大致如此。然《忏玉楼丛书》所收书后多有吴氏题识,其中均署名作“忏玉生”,则忏玉生为其号,又署名等处除有钤印“吴克岐印”和“轩承”外,还有钤印“嶷孙”、“红楼梦里人”等,则嶷孙、红楼梦里人当为其字或别号。吴克岐癖嗜《红楼梦》,所著《犬窝迷话》云:“余作《红楼梦正误》及《 红楼梦八十回后》,间尝本其说以制迷,如……”又云:“余既有嗜红之癖,尝取《红楼》为迷材,日积月累,所作不下数千条,爰另编《忏玉楼迷稿》四卷。”《迷稿》今不存,也不见其他书著录。吴氏辑著的三种红学丛书,前两种已被世人所见所知,但在著录两丛书的子目种类等方面与稿本有差异,如一栗《红楼梦书录》和冯其庸、李希凡主编《红楼梦大辞典》等所著录的子目均不全,至于后一种丛书,除《忏玉楼丛书提要》被提及外,《丛书》却不见著录。现存三种丛书稿本本身也不全,各有逸失,此概述于下:

 

一、《 读红小识》

 

《读红小识》现存五种十二册,前有总序一,据序知书成于民国十五年( 1926)。又每册书均标有次第,最后一册为第十四册,据此知,至少第二册、第五册缺,所缺为《红楼梦正误》卷一、卷四。所存五种为:

一、《红楼梦作者》一卷。主要考述曹雪芹家世及其生平和高鄂简况。对《红楼梦》一书的主旨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其中云:

满清入关,汉军实为王前驱,故与八旗并重。追大局底定,汉军每因小过而获严谴,而满、蒙则万分优容,穷困抑郁,忿怒不平,故不免作申申之詈。雍、乾以后,汉军之幸免无罪者,辄唯唯否否,以保禄位,鹗高掇巍科,已偿素志,故惟有称颂之词也。读者就曹、高前后之书细心按之,可得其端倪矣。

主满、汉之争,倡民族矛盾之说,这在《读红小识》总序中有具体的论及,其云:“夫红楼,清室也;焦大、李嬷之徒,汉军也。清室入关,实汉军为王前驰。使无汉军,则无清室矣;无焦大、李嬷之徒,则无红楼矣。乃富贵既得,辄加无罪之诛,既幸而获免,亦如焦大之饱尝马粪、李嬷之受气毛丫头。彼曹、高者,固皆汉军也,身受之苦,谓能缄默自甘耶?”其观点未脱索隐派的习气。

二、《红楼梦八十回后佚文》一卷。前有序,据序称:《 红楼梦》原本相传有一百二十回,苦不可得,难以澄清核实。清宣统末,上海有正书局影印戚蓼生序旧抄本,凡八十回,每回前后有总评,文中有夹评,始觉八十回后之佚文时时发现于诸评语中,蛛丝马迹,较之高鹗补本迥然不同,于是为之辑录,略附按语,此举两例:

第一回:“温柔富贵之乡”,夹评云:“伏紫芝轩。”按:“紫芝轩”未见,惟第八回有绛云轩。

第九回:“淫污之谈布满书房内外”,夹评:“伏下文阿呆争风一回。”按:“阿呆争风”未见,惟三十四回宝钗有“当日为一个秦钟还闹的天翻地覆”一话,然书中亦未详叙,疑戚本尚有脱落。

三、《红楼梦原文补遗》一卷。前有序云:通行本《红楼梦》为广东徐氏广百宋斋排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所据为王雪香评本,王本又是据高鹗补本,至于其他数种,类皆如此。如高鹗曾见过戚本,则其间修改增删,颇费匠心,始续成足本。然而其中也有不宜删而删者,兹就戚本中择其宜存者而补录,始成此书。

四、《红楼梦正误》五卷,缺卷一、卷四。此书以上海有正书局石印的戚序本为底本,校以徐氏本(即广百宋斋排印本),主要是校出异文,略附按语,表明取舍。

五、《庚午老人修改本红楼梦》七卷。前有序,序云:“癸亥之秋,余在十二圩,假得三让堂本《红楼梦》一部,硃墨淋漓,惜多残缺。前者有庚午生小序一篇,余细加翻阅,喜其持论颇与余同,而考定年月尤极谨严,虽未窥全貌,不忍弃之,亟择录如左,以待有红癖者商榷焉。”按:癸亥为民国十二年(1923 ) ,三让堂刊本即清道光年间刊行的《绣像批点红楼梦》,凡一百二十回。现存书七卷为卷一至卷七,所录庚午生评语止八十八回,疑有缺,是底本有阙所致、还是吴氏抄录本有佚所致?不得而知。

 

二、《犬窝谈红》

 

《犬窝谈红》成书于《读红小识》之后,现存五种四册,具体如下:

一、《红楼梦正误》一卷。按《读红小识》中也收有《红楼梦正误》,凡五卷,存三卷。两书均是校录诸本之异,略附按语,以示取舍。只是与《小识》本不同的是,此书以徐氏本(即广百宋斋排印本)为底本,校以戚序本和自己购藏的残抄本。前有序,《红楼梦书录》引录时,其中有“的是乾隆以前人手笔。……以卷首有戚晓堂序,称为戚本”云云,按:其中省略号省略的部分稿本作“绩溪胡适之”五字,实无省略之必要,或所据传抄有脱漏?又书后有识云:“以上叙述均系极显明者,其他足正徐本之误处不可枚举,他日当详加校勘,再作补遗之录也。”

二、《红楼梦八十回后》一卷。前有序,据序云:或云《红楼梦》原书只有八十回,其他为高鹦杜撰;或云高氏得残本,附以己意而补掇成。前一种说法不可信,因戚本评语中明言有后文;后一种说法能认可,以送慈柩,实有原文,承错爱,确系杜撰。故就戚本前评、后评、夹评中寻其蛛丝马迹,所得一二,掇录成此书。按此书与《读红小识》中《红楼梦八十回后佚文》基本同,只是较《佚文》 多有增补,而吴氏按语也更丰富些。此举一例作比较,《佚文》云:

第五回:“一二令三人木”,夹评云:“拆字法”。按:如何拆字,未见。

而此书则云:

:如何拆字,未见。或曰从,古作从,二人也,夫也;,合不成也;人木,休也。 谓凤姐与夫不合,休归金陵也。玩下句“哭向金陵事更哀”语义,凤姐实未死,且与六十八回“大闹宁府”、“索休书”相应,其说似尚可信。

后有总论,云由戚本诸评语中有关言论考之,可得八十回后原著的一些故事梗概,如二宝奉元妃命联姻、元妃、黛玉早死、迎春不得于其夫、探春远嫁等等,这些观点是众所周知的,此不详引。

三、《红楼年表》卷数不详。此种是依《红楼梦》回目次第,将人物事件等编年,所据为徐本、戚本、残抄本、午厂本等及有关评语,始于戊戌年,如:

(戊戌夏四月)十五日,通灵宝玉降生于金陵贾氏,名曰宝玉。

宝玉生日据六十二回残抄本,与“烈日炎炎”语合。

又如:

丁未冬十二月史太君遣晴雯伺宝玉。

据残抄本三回末段“历过几个寒暑”语定,丙午、丁未两年无事,晴雯事据《芙蓉诔》“五年八月有奇”语。

《年表》记事止二十回,即“辛亥正月十八日晚,湘云与黛玉同宿”,此后便无下文,是未完稿、抑是后部分佚?也不得而知。

四、《红楼梦正误补》四卷,现存卷一、三、四,止八十回,体例同前《红楼梦正误》,此举二例以窥一斑:

四十六回:邢夫人道:“我吃了早饭就来”……凤姐道:“我吩咐他们炸了(鹌鹑),原要赶太太早饭上送过来。”戚本:“早饭”均作“晚饭”, 与下“不早不晚”语合,宜从。

又:“我看看你做的花儿越发好了。”戚本“看看”作“瞧瞧”, “做的”作“揸的”,宜从,是北语。

五、《 红楼梦正误拾遗》一卷。体例同前,此不详述。

 

三、《忏玉楼丛书》

 

这是吴克岐辑著一部较大的红学丛书,也可以说,至少是解放前所编的最大一部红学丛书,现存书五十八种六十六册,每册均标明次第,已知至少第六十五册缺。又据《忏玉楼丛书提要》中所著录的书目,其与《丛书》互有出入,其中《提要》著录的书,有二十二种未见现存的《丛书》中,这二十二种中有十五种为《红楼梦》原著的各种版本以及续、补类书,盖吴氏已有这些书,也不必再重新迻录,但至少可以知道《丛书》决不止五十八种,而是大大超过了这个数,吴氏随采随录,本无定数。五十八种中除最后两种为吴氏编著的外,其余均是迻录他人之作,其中四十余种末后有吴氏题识,所署年代为清宣统元年至民国四年不等,尤以宣统二年居多。因《丛书》种类太多,此不一一详述。

关于《丛书》的特点,略说一二,供读者参考:

一、涉猎面广,迻录认真。《丛书》所收,除原著、续著等因篇幅等原因不便抄录外,凡是有关红学方面的著作均予以网罗,有评论,有赞诵,有诗歌,有戏曲,有图咏,有杂赏,莫不一丝不苟地誊录,不论短文,还是巨制如《红楼梦传奇》八卷、《红楼梦散套》十六卷等,均是全文迻录,并其序跋、题词等,有的还取他本校对,都注明所据版本来源。

二、考定生平,评论得失。吴克岐在迻录他人著述后,多数有题识,考核作者的生平大概,并对作者的观点论述进行品评,或三言二语,或洋洋数百言,此举两例:

右《红楼梦广义》二卷,前附《红楼梦纪略》一卷,青山山农撰。按:山农,不详其里居姓名,是卷原附点石斋印王芸阶《红楼梦图咏》本后,上卷人各为论,凡七十九条,下卷设为问答以广之,凡八十条,惜多掇拾读花人论赞旧意,殊少新颖之思,至《纪略》则犹某广文即作《 后红楼梦》者之事略稍加删削,末段则抄袭犀背山樵《红楼梦补》序语,殊未足餍读者。宣统二年秋九月望日忏玉生识。

右《孙渠甫红楼梦解提要》一卷,原著怀琴著,从吴兴王均卿文儒《香艳杂志》第一期中录出。按:怀琴之姓氏未著,孙之名籍亦未详,书言《红楼梦》一书为明之遗民怨毒觉罗而作,虽抉发隐微,颇多符合,而傅会牵引亦复不少,然较之尊林抑薛、尊薛抑林诸评本累牍连篇、无关大义者自有上下床之别。怀琴氏无力付刊,曷不售彼板权,公诸同好,珍藏敞箧,鼠蠹堪虞,有负亡友实多矣。中华民国三年九月中旬忏玉生识。

三、保存了珍贵的红学研究材料。

《丛书》不仅收罗广,且保存了一些稀见的红学书,如清陈其泰的《桐花凤阁红楼梦评》十二卷,陈氏评语,现知杭州市图书馆藏清乾隆五十六年(1791)萃文书屋活字印本《红楼梦》为陈氏批校,除此外,便很少见著录。吴氏抄录的此本,足可珍视。据其民国三年题识云:“陈名其泰,别号桐花凤阁主人,清道光己亥举人,官教谕,酷嗜《红楼梦》,谓金锁为宝钗伪造,本此意以评全书,未及付梓而殁。去年赣宁乱定,棣孙族叔返江宁,于旧书肆中购得籐花榭刊本,有墨禄斋主人手抄斯评,爰借录一通,分十二卷,题曰《桐花凤阁红楼梦评》。”以下便是数百言对陈氏评论进行辩驳,表明自己所持的观点。虽然《丛书》所收多数不难寻见,但若此抄聚在一起,可免翻找之烦,他日若能刊印出来,未尝不有功于红学。

又现存《丛书》中最后两种为吴克岐编著的书,名《红楼名号归一表》一卷和《红楼古人名号归一表》一卷,均题忏玉生编。两书的共同特点即是将《红楼梦》中对某一人物的所有不同的称呼抄录在一起,其中前者辑录的人物达六百多,不论男女主仆、三教九流,无不罗列,如:

贾宝玉号怡红公子,金陵人,第七名举人,以不获娶林黛玉为妻弃家为僧,赐号文妙。

真人五 顽石一 石头 灵物 石兄 赤霞宫神瑛侍者 蠢物 通灵宝玉 宝玉二 玉儿 孽根祸胎三……

凡抄录对贾宝玉的不同称呼共九十九个,其中连“公子”、“痴人”等也算在内,诸如此类,未免琐碎,意义不大。

最后,顺便说说《忏玉楼丛书提要》,《提要》凡三卷,著录书目凡六十二种,与《丛书》相较,其中有二十二种未见《丛书》中,而《丛书》中自《红楼梦图咏》以下十八种也未见著录于《提要》中。《提要》对每种书是先列书名,并附版本,然后将原书所有的序、跋、题词等全部迻录,最后附吴氏按语,多为考订作者生平,品评辩驳作者的观点,或概述大意,表明自己的看法。因《提要》晚出,其中按语多与《丛书》中吴氏的题识相同,只是文字上略有出入,少数也有所增删改定。

上文简要地概述了吴克岐及其辑著的三部红学丛书。昊氏对红学研究的贡献主要是在资料的汇集和保存,如他所购藏的残抄本《红楼梦》今不存,而《红楼梦正误》中却保存了不少,有裨于校勘之用。另外,吴氏对《红楼梦》的品评论辩,不少也是中肯的,却很少引起今人的注意,南图古籍部还藏有一本吴克岐批校的《红楼梦》,为清坊刻本,乃翻刻王希廉评的百二十回的本子,其中朱墨笔批校见于天头、文中,云烟处处,足见作者功夫。对昊氏在红学方面的贡献,现今还未能充分引起人们的关注,笔者希望拙文能抛砖引玉,为红学研究添点绵薄之力。

原载:《中国典籍与文化》2000年第2期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3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