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史湘云

宗璞
 
  且说这日宗璞闲来无事,出外胡乱行走,走过一个大门,迎面一座大假山,写着“曲径通幽”四个字,便知是大观园了,不觉走了进去。循着幽径弯弯曲曲来到了芍药圃,见一女子卧于石上,满身的芍药花瓣,趋前观看忽然悟到这是史湘云啊。正好史湘云睁开眼睛,见面前一个老婆婆鸡皮鹤发,站在那里摇摇晃晃,忙起身让座,一面自己低头拭泪。宗璞笑问:“你是史大姑娘?一部红楼还未见你哭过,何事伤心?”湘云叹息道:“我不说你也知道。”宗璞道:“老来思维迟钝,还是你说吧。”因见湘云用的罗帕已经湿透,便递去纸巾。史湘云道:“曹公在我的判词和红楼梦曲子里都写得清楚,‘转眼吊斜晖,湘江水逝楚云飞’‘云散高堂,水涸湘江’,就是说我回到册子中去了,怎么现在编出那么多离谱的事来,一个电视剧里说我后来做了妓女,你想我史湘云可是那等人,早一头碰死了。又一些人硬说后来我嫁给二哥哥,宝姐姐守寡是曹公早就安排好的,仔细读书就会知道。为什么“琉璃世界白雪红梅”一回里,大家都穿着大红猩猩毡斗篷,唯有珠大嫂子和宝姐姐一个穿藏青色,一个穿莲青色。这是说宝姐姐将来也要像大嫂子一样守寡。二哥哥早在宝姐姐去世前就出家去了,哪有我嫁他的时间。再有一条更有人编排说:二哥哥其实是和我好,这把木石姻缘又放在何地,岂不叫林姐姐嫉恨我,若真有这事我倒不怕,没有的事硬往人身上栽,岂不冤枉。”宗璞道:“是呀,一部书中头等人物并不一定要处在头等地位,若是从上到下都是头等人物,这社会必然了不得。若是不管什么人物都要去占那头等地位可就不得了了。”湘云道:“你这话说得透。林姐姐来到这世间就是为了还泪,也有把这部书叫做‘还泪记’的,我算老几。那天说了一句经济学问,二哥哥就轰我别的屋里去。他的心事书里交代得明白,怎么老拉扯上我。”宗璞安慰道:“那是因为几位先生太爱这部书了,也太喜欢你了,就生出许多想法来,只是让你受委屈了。不要生他们的气,他们是好心。”湘云道:“把我放在不属于我的位置上,真是窝囊。”因觉得湘云的话有意思,宗璞拿出录音笔来,想作记录。史湘云看着录音笔说:“当初我有个金麒麟,你这是什么呀?”宗璞解释道:“用这东西作记录,我现在记性太坏了。”史湘云说:“不知曹公怎样安排那金麒麟?是否让卫若兰射圃时捡到。卫若兰便是我的夫君,你听说过吗?‘厮配个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可惜他命不长,先我而逝。”湘云说着又用纸巾拭泪。宗璞道:“我还想到有人研究脂砚斋的批语,说脂砚斋是曹公续弦夫人也就是你。”史湘云忙道:“就算曹公有个续弦夫人和我有点像。也不能说我就是她啊。册子不是照尘世间发生过的事那样安排,小说归小说,曹公写的是小说,不是传记。你说是不是?”又说:“你既然写文章,拿着什么笔,就帮我宣传宣传。”宗璞道:“那好,我也为你不平。说几句话纵然没有多少作用,也是说了。”湘云道:“你回家吗?我看你走路不稳,我送送你吧。”宗璞忙道:“不用不用。”说话间,一阵风过,芍药花瓣漫天飞舞,将史湘云遮住,她不见了。
    宗璞叹息,自回到家,家中正乱成一片,人们进进出出,有的打电话,有的拿着呼叫器呼叫,见她回来,围上去问:“去哪里了?叫我们着急。”宗璞答不上来。被疑为患了老年痴呆症,得了一道禁令,以后不得独自出门。
 
原载:《新民晚报》2010年6月17日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3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