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康熙末年

雁九

 

    简介:一位现代青年穿越进曹雪芹家族,从而为改变曹家在历史上已盖棺论定的命运而挣扎着。与多数穿越类小说翻天覆地的情节相比,此小说更注重细水长流的写实描摹。其中人物颇有《红楼梦》的影子,作者对清代历史文化的了解、对家族日常生活的细腻描摹,都有可观之处。目前已在起点中文网更新到1000多章。

    第一章 曹家

    在江南,提到曹家,大家未必以为就是江宁织造府,毕竟天下姓曹的人多了去。但提到江宁织造府,人人却都晓得那就是曹家,是江南最显赫的世家之一。

    从康熙二年,内务府在江南设织造府,第一任织造曹玺到江宁任职至今,已经过去了三十九年。十年前,曹玺病逝,蒙今上恩典,其长子曹寅子承父业,继任江宁织造。 

    江宁织造府同寻常的衙门差不多,前面是公衙,后面是私府。不同的是,后院中路正堂都空着,东路的花园子与几进院子亦是,只有西路五进,住着曹寅的家眷。 

    因重重的院子套院子,倒也不显得拥挤。 

    西路最里一进的院子,就是曹寅之母曹孙氏老太君的住处。 

    进院先是书写着千百个“寿”字的影壁,影壁后是宽敞的庭院,院子中间是湖石堆砌的假山,假山四周环绕着浅浅的水池。 

    水池中金鳞游弋,水面上两只大白鹤傲然站立,偶尔低下头来,叼了水池里的鱼吃。 

    五间高脊青瓦灰石的正房,门口挂着御笔亲书的“萱瑞堂”三个大字。正房两侧是长廊,一边连着院门,一边通到后院小花园。 

    正值盛夏,各院主子都午睡,丫鬟婆子也自然熄了声响,只有几个在院子中粘知了的小丫头,干完了手中的活计,歪靠在西廊下,打着瞌睡。 

    没有人注意到,一个穿着银色长衣的男童轻手轻脚地从房里走了出来,站在东廊下,望着水中的白鹤发呆。 

    若是有丫鬟婆子们看到,定要上前巴结,因这男童就是府里老太君的心肝宝贝儿、老爷太太的独生儿子曹顒。 

    实际上,此曹顒已非彼曹顒。在三日前,一个名叫“李雍”的、几百年后的魂魄在这个身子里苏醒。两人名字虽听起来读音差不多,人却差了不知千万里。一个是生在清朝豪门大院的满七岁的世家小公子,一个是混在现代律师事务所的二十六岁的办公室文员。 

    曹顒醒来三日,亦迷惑了三日,自己到底是李雍,还是曹顒,虽说自己在那世的经历半点不曾忘却,但这辈子打记事起的各种画面也尽在脑子里。 

    家人长辈的慈爱,下人婆子的奉承,都像幻灯片似的在脑子里转啊转。而见到孙氏(曹顒祖母),李氏(曹顒之母)、曹颜(曹顒同母姐),甚至见到曹寅都有几分亲近,就仿佛他本就是曹顒,曹顒本是他一样,只是大梦一场,如今清醒了而已。

    三日,先是焦虑,后是伤心,再后是绝望,看来自己是遇到传说中的穿越,而且是穿越到一个并不陌生的家族,曹雪芹所在的那个曹家。虽然自己算不上什么红迷,但是因这几年的红楼热,对曹家的事也多少知道些。 

    据说,曹家祖上是明军将领,在东北打了败仗后投降,成了满洲正白旗包衣。后来从龙入关,在内务府当差。而后,曹玺之妻、曹寅之母孙氏被选为康熙的乳母,曹寅又自小与康熙一起长大,先是做过伴读,后是做了御前侍卫,曹家因此而发迹。 

    曹寅之父曹玺任江宁织造,后曹寅、曹寅之子曹顒、曹寅过继之子曹頫先后担任此职,一直到康熙去世、雍正登基曹家才开始败落。原因好像是曹家与其姻亲李家都参与了皇家的夺嫡之争,站错了队伍,先是支持太子,后是支持八阿哥,就是没有识别出那位四阿哥才是潜龙。

    结果,雍正上台后,曹家、李家先后被抄家,曹家还好,雍正还算给留点体面,虽然抄家,但京城还给留了两处房产,让曹家的孤儿寡母入住。李家就没那么大面子,妻女仆人在苏州就地发卖,卖了十天都没人敢买,凄惨景象无法言表。 

    想到这些,曹顒只觉得浑身发冷,如今自己竟成了曹寅的亲生儿子,虽然不知道到底活了多少岁,但总之是年纪轻轻就病逝,还留了个遗腹子,然后就是有曹寅的过继之子继承家业这么一说。想到这些,又有些哭笑不得,一不小心竟成了曹雪芹的长辈,而且极有可能就是他爹,即便不是他爹,也是他大爷……呃……也是他的大爷。

    虽然三天时间不长,但曹顒通过身子记忆对曹家多少了解许多。知道老太君已经六十八岁,虽然年轻时在宫里当过差,却并不是后世传说中的乳母,而是做过康熙的保姆。 

    皇家的保姆,可不是大家认为的那种侍候孩子的老妈子,而是又被称为“精奇嬷嬷”的高级看护,是皇子皇女身边的生活总管,算是实际的养母。 

    从顺治十一年春天进宫当值到康熙四年皇帝大婚这十来年中,孙氏一直担任康熙的“精奇嬷嬷”,与康熙皇帝的感情不亚于亲生母子。因此,在康熙亲政后,才会封孙氏为“奉圣夫人”,一品诰命,并且封了其夫曹玺一等男的爵位。另外,在康熙皇帝两年前的第三次南巡中,就落脚在江宁织造府,因此江宁织造府又被江宁人称为“大行宫”。 

    曹寅为了不逾越,才避居到西侧院,空了当年迎接圣驾的正房与东边的院子以示恭敬。就是在那次南巡中,康熙为保姆孙氏的住处提了“萱瑞堂”三个大字,并且在陪同的大小官员面前称孙氏为“此乃吾家老人”。或者正是因为在宫里当差的时间太长,与丈夫一直两地分居,孙氏没有自己的亲生儿子。曹寅实际上是曹家的庶出长子,生母早逝,养在孙氏名下,充作嫡子。 

    曹寅自幼聪颖,十月能言,三岁识字,五岁能文。虽然年纪比康熙小四岁,但的确是进宫做过伴读,十六岁后为御前侍卫,此后一直为天子近臣。直到父亲曹玺老迈,才被派到江宁来接班。先为苏州织造,曹玺去世后接任江宁织造,苏州织造由康熙另一心腹、曹寅的内兄李煦接任。李煦的母亲文氏,最初也做过康熙的保姆,只是当值时间没有孙氏这样长。 

    曹寅娶的第一个妻子是顾氏,是江南大户之女,夫妻很是恩爱,不过子嗣上却艰难,始终未得一儿半女。后顾氏病逝,康熙皇帝指婚,曹寅迎娶了李煦的堂妹李氏为继室。 

    曹寅迎娶十八岁的李氏时,已经年过三十。新婚第一年,就添了长女曹颜,数年后又生了长子曹顒。因曹顒自幼身体弱,怕养不住,一直没起大名,乳名叫作“连生”。待到前年康熙皇帝南巡时,住在织造府,亲赐了“顒”字为名,并且恩封了“一等轻车都尉”的爵位,比他老爹曹寅的二等子只低了四级,每年也拿着朝廷二百三十五两银子的俸禄。因是天子金口玉言给起的大名,所以“连生”这个乳名就收起不用,阖家大小都改了口,该唤“顒儿”的唤“顒儿”,该唤“大爷”的叫“大爷”。 

    曹顒是府里的长子嫡孙,自然成了孙氏老太君的心尖子,打落地伊始就养育在身边,直到半月前过了七岁的生日,才在曹寅好说歹说下移居在父母这边,并且送到族学中进学。没想到,才过了十来天,就病倒了。曹寅夫妇本还想瞒着老太君,不想却东窗事发。原来老太君因见天气燥热,怕孙儿上火,打发人去学堂送凉茶,这才得了信,知道曹顒病休,急忙忙赶到前院来,训斥了儿子媳妇一顿后,叫丫鬟婆子将孙子与那些铺盖日用一起打包回了自己的院子。

    曹顒想到这些,眯了眯眼睛,不是说穿越都带着蝴蝶的翅膀吗?既然知道自己这个小身子骨不好,年寿不久,就不会提前预防?眼下不过是康熙四十年,惨烈的“九子夺嫡”还未上演,只要曹家避开这劫数,再把那些迎驾的亏空补上,雍正还有什么由头来抄家。 

    想通这些,曹顒提了多日的心放了下来,愈加想念那世的家人。自己是父母的老来子,也是心肝宝贝的养着,才会纵容自己高不成低不就地混日子。哥哥家的侄女才小自己四岁,哥哥嫂子也是当成亲生孩子似的对自己。自己还没来得及回报这些至亲,就莫名其妙地穿到了三百多年前,怎能不让人悔恨不已。不知不觉,眼圈已经红了。 

    “怎么眼睛红了,大爷身子还不好吗?”随着细细软软的声音,一双小手抚到曹顒的额头。 

    曹顒听着声音耳熟,抬起头来,来的是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穿着乳白色绸褂子,外面是紫色的坎肩,越发衬着唇红齿白好相貌。曹顒心中暗赞,若是外人见了这般体面的模样,怎么也会当成是大家小姐,实际却是老太太屋里的二等丫鬟,名叫紫晶。 

    紫晶见曹顒不似往日那样活泼,眼中多了几份担忧。曹顒眼下身子虽小,内在却是二十多岁的人,哪里忍心让这样小的孩子担心,只好依着记忆里的模样,牵着嘴角,叫了声“紫晶姐姐”,话说出口,自己已经快被酸倒。 

    紫晶见曹顒露出往日模样,才算放下心,俯下身子,想要逗他说话,身后传来脚步声。紫晶与曹顒都扭过头去看,堂上正门的细竹帘子撩开,一个十来岁、穿着鹅黄衣服、梳着两个包包头的小丫鬟走了出来,见了两人,笑道:“老太太醒了,正找大爷呢!”出来的也是老太太房里的二等丫鬟,名唤茶晶。 

    紫晶听了,又俯下身帮曹顒整理了下前后的衣襟,才退后一步道:“大爷快进去吧,省得老太太等急了!”

    被这般当成孩子对待,曹顒很是不自在,但又无可奈何。老太太把他当成心肝宝贝的,院子里的上上下下也都眼睛巴巴地盯着他,稍微有与往日不同的举动,就要吓坏一帮人,害得他不得不按照记忆学着演“小孩”。 

    心中叹了口气,曹顒迈着短短的小腿往上房走去。那边茶晶已经拎着廊下那几个小丫头的耳朵教训着,声音压得低低的,手上却使了力气,几个小丫鬟都是十来岁的年纪,耳朵红红,想哭不敢哭,跪在地上很是可怜。茶晶虽然年纪与她们差不多,却是自幼由老太太亲自调教的,去年就拿了二等丫鬟的月例,这些外面打扫的小丫头当然不敢反抗。 

    曹顒微皱着眉,不由往那边多看了几眼,茶晶这才住了手,赶过来掀了帘子。见曹顒看她,却是灿烂一笑,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嘴里道:“才好些,就跑到院子里站着,倒教老太太惦记!” 

    刚被个小丫头关心,又被另外一个小丫头教训,曹顒忍不住要头痛。 

    怪不得《红楼梦》提到宝玉整日在丫鬟堆里厮混,不混不行啊,自打进了老太太这院子,除了曹寅与自己外,竟没见到第二个男人。眼前走来走去的竟是些大大小小的丫鬟,单说老太太这边院子,四个一等的,八个二等的,还有不入流的,就有二十多个。常来的还有太太身边的,几个姨娘身边的,小姐身边的,尽是每日跟着各房主子过来探望的。曹顒只是无奈,幸好自己是二十多岁人的心性,换作寻常孩子,在这样的脂粉香中长大,不娘娘腔才怪。

 

原载:《 光明日报 》( 2010年09月25日 07 版)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3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