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的“原生态”读本

——评《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石头记》

梁归智

 

    周汝昌先生一生致力于《红楼梦》研究,建立了一个恢弘的红学体系,其要旨是:红学研究应该分两步走,第一步是基础研究,即廓清《红楼梦》的版本,考证曹雪芹的家世,甄别脂砚斋的批语,探索曹雪芹原著八十回后的佚稿轮廓,这样对曹雪芹其人和《红楼梦》其书的背景情况就有了比较清晰的认识;在此坚实的基础上,才能升堂入室,开始第二步,即探讨《红楼梦》的思想、哲学、艺术、审美和文化等“意义”和“美学”,进而才能真正认识到曹雪芹是中华文化史上的“文采风流第一人”,《红楼梦》是中国文化和文学的“文采风流第一书”,曹雪芹原著和后四十回续书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种《红楼梦》”,厘清这“两种《红楼梦》”的异同具有深邃的文化、思想、美学意义,红学研究因此成为“中华文化之学”和“新国学”,《红楼梦》的阅读和研究因此不仅仅是“一部小说”的事,而是关系到中华文化精神命脉和中国人心智灵魂层次和水平的事。

    在这个体系中,版本研究可以说是基础的基础,周先生和其兄周祜昌、其女周伦玲费数十年精力,完成了《石头记会真》的皇皇巨著,又在此基础上出版了普及性读本《周汝昌汇校红楼梦》,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使《红楼梦》的社会阅读更加富有学术导向和文化意味。如果说版本学的说法更偏重于字句的校勘等“技术性”层面,那么很自然的循序而进,则衍化为融技术考察和文化思考及艺术鉴赏为一体的“文本学”。最近,漓江出版社隆重推出《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石头记》,就是这样一个“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三新本”《红楼梦》读本。

    所谓“三新本”,即这是一个“集正文、脂评与周按于一体的《石头记》三新版本”,正文,即曹雪芹所写的小说正文;脂评,即以脂砚斋为代表的曹雪芹亲友在《石头记》稿本上所书写的“批评”(批语和评语),周按,即周汝昌先生所加的按语。

    那么,这“三新本”与以往的一些《红楼梦》读本相比,有什么独特的意义和价值呢?

    一言以蔽之,这是一个更“原生态”的《红楼梦》读本。

    曹雪芹所著《红楼梦》原稿《石头记》,在曹雪芹生前和死后,都遭遇过离奇复杂的文本演变,八十回后的“后三十回”原稿亡佚,前八十回在抄写流传过程中的讹谬衍夺,即漏抄、错抄、妄改、乱删、胡添等种种问题,可谓千头万绪,复杂纷繁,从“新红学”开始的脂批本和程高本两大系统的版本鉴别和研究,已经取得了可观的成绩,而周先生的贡献,是最突出的。周先生对版本文字的鉴别取舍,与其他专家相比,有明显的区别,就是他不仅仅比勘现存各脂批本上的文字异同作机械取舍,而是结合自己对曹雪芹创作心灵和文化境界的理解,对抄本流传过程中复杂情况的推详考察,而作出判断。因此,他对《红楼梦》版本的文字之认同,有时会与其他研究者不尽一致。周先生判断取舍每一句,每一字,都是一种文化修养和心灵感悟总体水平的体现,是他六十余年研究红学而“综互合参”的产物。他这种悟性主导下的综合性整体性的版本研究,有他的天赋,他的经历,他的学养,他的思考,他的领悟等种种元素在内,我们不一定每一处都完全赞同他的判断取舍,但应该认真思考和对待他何以如此判断,如此取舍。

    脂批(或者脂评)与小说正文相辅相成,实际上可以视为“准作品”。但自从程高本取代脂批本流行以来,脂批就被从小说中割弃。新红学以降,脂批的价值受到研究者高度重视,但作为市面流行的小说文本,脂批仍然未能附丽行世。这就使一般读者对《红楼梦》的接受有了局限,特别是妨碍读者感受小说创作的本真情境,贴近曹雪芹的创造性心灵,实际上也就削弱了《红楼梦》的思想和艺术魅力。“三新本”把批语用朱红色套印,把周按用紫红色套印,就使读者摆脱了传统局限,无论对小说正文,还是对脂批,在“周按”的指点解说下,对曹雪芹创作这部绝世奇书的奥秘微妙有了更贴心的感受和理解。同时,翻阅这本黑红紫三色杂陈的文本,也会更容易享受一份传统文化之亲切温馨的美感。

    “周按”内容丰富,除了上引对版本文字的考论指点之外,还有对小说生活原型的“索隐”,对作者时代文化背景和生活习惯的“考证”,对曹雪芹思想境界的赞叹,对其创作灵感的会心,对脂砚斋批语的内涵之领悟及何以如此作批的分析,对小说思想艺术的玩味鉴赏,等等。

    《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石头记》序言中说:本书校订《石头记》正文的根本目的,是寻求雪芹原稿文词包括书写方法的本来面貌,这与通常的校订整理的用意和方法都不尽相同。一般的校订整理,除了改正明显的错字讹句以外,总是想要为读者提供方便,于是就尽量把文字弄得规范化,稍微少见难认的字,就会设法避免或改用目今大家所习惯的用法和写法。这样的用意虽好,却带来了难以避免的缺点和弊病。如今大家已然尽知,文学艺术最大的魅力在于它的个性和特色,如果校订一味偏重于按照现行办法来规范化,那必然就会把《石头记》真本原貌的特殊字法句法都拉向了一般化,这个问题特别值得注意。我们的想法是,要尽量尊重著书人曹雪芹的文笔和书写特点,只要不伤害不改变原来的含义,哪怕明知是创稿的笔误,我们也不主张改正。因此,“三新本”是极具“原生态”活色生香特点的《红楼梦》读本,它的意义将随着时代的前进,而被越来越多的读者所认识,所欣赏。

    (图片选自《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石头记》第34张)

《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石头记》 漓江出版社

原载: 《 光明日报 》( 2010年10月09日 06 版)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