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写《续红楼梦》——访谈刘心武

韩小蕙

 

    记者:心武先生好!这些天,有关《刘心武续红楼梦》一书即将出版的新闻沸沸扬扬,社会关注度非常高。昨天又传来新的消息,出版方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老总张小波宣布,该书的起印数是100万册,港、台及祖国大陆三地将在4月中旬同日出版,各大文学期刊同时间隆重转载;并且还宣示这个曹雪芹著周汝昌汇校刘心武续108回本,与长期贻害无穷的程高本分道扬镳——此即我的第一个问题:这就是《续红》的当代意义吗?

    刘心武:你知道《红楼梦》是大约250年前的曹雪芹的一部伟大著作,流传到今大抵是80,80回是经典,任何人不能乱动。有人把这80回比喻成断臂维纳斯,比喻是恰当的,因为曹雪芹是把这个《红楼梦》写完了的。现在大家看到的通行本是120,后面的40回是别人续的,多数人认为是高鹗续的,他就是接了一个臂膀。接得好不好呢?历来有争议。

    我是要把曹雪芹的原意复原出来,这是一个很大的难题:我要根据前80回的伏笔,根据脂砚斋的批示,在我的续写里面一一加以对照,加以兑现。比如脂砚斋说80回后有一个回目叫王熙凤知命强英雄,薛宝钗借此强凤姐”,高鹗的后40回里面有吗?没有。刘心武的续写里面有吗?有。又比如脂砚斋说80回后有狱神庙的故事。中国仅存一个狱神庙在河南,我为了写这个书跑过去看,里面保存了完整的县衙。我是根据曹雪芹的80回《红楼梦》,不敢稍加穿凿;是还原曹雪芹的原意,不是胡来;是兢兢业业地根据前80回的伏笔续写的。

    记者:回到原初,您为什么要写《续红》?

    刘心武:《续红》包含了大因果和小因果。何谓大因果?早在清朝,已有不少《红楼梦》续书出现(多达30余种),但大都是从120回续起,个别从97(林黛玉将死)续起,总不脱才子佳人大团圆模式。很多人在续书中带着自己的情感倾向写成了官居极品诰命夫人的喜兴终局,明显不符合曹雪芹的原意。当代也有作家从80回后续写的,各有特点,自由发挥成分居多。但是对所有这些续书,社会历来都存在很多批评,比如乾隆时期有一位叫裕瑞的红学前辈就评价后40一善具无,诸恶具备”,当然这是一个很极端的看法。而我也认为他们都没有表达出曹雪芹的原意,所以我这本续书,是通过对前80回文本的细读以及探佚研究,力图恢复曹雪芹后28回原笔、原意的一次尝试。

    小因果是20多年前,69岁的端木蕻良先生有一天拄着拐棍跟我说,心武,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我想续写《红楼梦》,不知道还能不能把这件事做出来?这就给我心里种下了一个种子,这是几代作家的愿望啊。我今年也正好69,他没做,现在我做了,我心目中有一个想法,就是我可以告慰端木的在天之灵了。我可能续得不好,但是我们这一辈的作家中终于有人站出来,把他们那一辈的作家中想做的事做成了。

    记者:您写得满意吗?您给自己打多少分?

    刘心武:60分。不到60分我不敢给出版方,但也就60分。

    记者:续写过程中,您面临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刘心武:最大困难是进入曹体。我不是用《钟鼓楼》、《四牌楼》的文本写的。我要模仿曹雪芹前80回的语言,比如因笑道”“巴巴的”……这都是前80回的曹体。我试图用这个曹体写,当然没有完全达到,所以我打60分。

    记者:那您认为自己最成功的地方在哪里?

    刘心武:是我对曹雪芹的那种情怀的崇拜,点点滴滴渗透在我的文本里了,希望大家读到后面,能够理解宝玉和湘云讨论的那些问题。前面20回辛辛苦苦塑造的一个人物就是贾宝玉,五毒不侵,别说在当代社会没法生存,在那时候更没法生存。曹雪芹写这个人物是在18世纪,在中国最黑暗的时期,他希望有宝玉这样一个人在世界上存在。宝玉对无情的东西也赋予感情,比如说写监狱里面的杀人犯,那个人说我是冤枉的,他说给他擦血;看见星星月亮都要跟它们对话,看见鱼儿要跟鱼儿对话。我就要把这种东西延续下来。我有很多这样的苦心。

    记者:您怎样体现曹雪芹的风格,比如说您心目中的女性形象是什么样的?

    刘心武:曹雪芹最宝贵的是什么?是他对社会边缘人物充满了价值肯定。当时是男权社会,所有的女性都到边缘了,而他首先把关注点放到她们的身上,充满关爱和体谅。那是18世纪啊,后来到了19世纪的《双城记》、《简爱》都没有写出来。

    记者:您在乎红学界乃至读者的评价吗?

    刘心武:有人说我是为了赚钱。你要知道钱我不缺,我现在的退休金也够我过体面的生活,而且写书多辛苦啊!还有人说我是为了出名。说句难听的话,我老早就出名了,1977年发表《班主任》时到街上就被围观了。还有人说《续红》很可能会给你带来很多骂名,有可能是千古骂名。我呢,早把这些都看破了,我这么一个卑微的生命,我要千古之名干什么?我只要问心无愧就行,没做什么害人的事就行。我写得不好就不好吧。虽然写得很辛苦,但我很快活。为什么?像端木蕻良这样一个老作家,他没有完成的心愿,我完成了,重要的是我做成了。   

    记者:您过去是非常介入社会的一位作家,写了《519长镜头》等许多现实主义作品,您以后还会重返现实吗?您对自己这一生的写作及其转型怎么总结?

    刘心武:我觉得我再活个十年二十年应该没有问题。我先不总结自己的一生。

    记者:对今天中国的年轻人乃至年轻作家越来越疏远《红》,您觉得有必要忧虑吗?

    刘心武:其实我真正的初衷,是为了向曹雪芹表示尊重、致敬;呼吁大家通过读《续红》,再去读《红楼梦》原本。

 

 

原载:《 光明日报 》( 2011年03月02日 09 版)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3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