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百家争鸣 > 周汝昌

从周汝昌先生的讲座说开去

刘红

当今,一个多元的世界,有些自以为是的人借此空发议论,自认为很有见解,纯粹是一群空腹的愤青。我不苟同于这类人,也许受传统文化影响很深,也许我自知腹内空空,还需向别人学习。 我一直感觉自己的知识很有限,常常听到大师的良言,心潮荡漾,崇敬之情油然而生。一直以来,我爱慕大师或大师级人物,真可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今晚,洗去身上的浮尘,神清气爽,怡然倾听周汝昌先生的讲座。周老是红学研究的大家,毕其心血,心织笔耕,见解独到。我一直对周老很仰慕,缘于我对红楼梦的喜爱,听过他的研究历程,感叹其人的精神,仰慕其治学的用功态度。

我以仰望的姿态欣赏着周老对四大名著的讲解。他已九十高龄,加上他一直存在的生理缺陷的障碍,却还能思路清晰地讲解。他作为一位大学者,红学研究家,以谦逊平易的态度对待听众,希望平等地探讨。他没有准备讲稿,随思绪起伏,自然地活了起来,就像两个朋友倾心而谈。研究家的身份,质朴无华的语辞,贴近生活的通俗讲解。讲到有趣处,他竟最先笑了起来,陶醉其中,自愉自乐。他呕心沥血地研究,有很多独到观点。比如他认为中华文学的精髓在于“活”,想想也如此。不仅中华文学,文学的魅力之一也在于此。文学让那些本来抽象的符号跃动起来,作者以想象构思,并以此吸引读者,调动读者的想象,如此,文学就活了。

周老,其人其学问,令我敬佩之外,也激动不已。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3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