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有多少版本两次拍摄电视剧所据版本不同

《红楼梦》是曹雪芹耗尽一生心血著写的一部传世之作,也是他一生唯一的著作。然而,一部《红楼梦》不仅流传了二百多年,而且还出现了专门研究《红楼梦》的“红学”,以及红学研究领域的一大分支——《红楼梦》版本学。

    《红楼梦》版本是《红楼梦》流传过程中逐步形成的,分抄本和刻本两部分。新版《红楼梦》,可以说是按照红楼梦研究所校注的一百二十回普及本拍摄的。新版与1987年王扶林导演执导的老版《红楼梦》相比,其最大的差别正是在八十回以后——老版《红楼梦》八十回后的情节是按照红学探佚成果拍摄的。两次拍摄所据版本的不同,涉及到红学研究领域的一大分支:《红楼梦》版本学。

关于抄本

    最初的《红楼梦》或者称《石头记》是以手抄本形式在作者周围很小的圈子里传看,时间在清乾隆中晚期(约1754-1790年),流传到今天的抄本大致有十几种。

甲戌本——现珍藏于上海博物馆

甲戌本存十六回 1-8回、13-16回、25-28回),因第一回正文中独有“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15字,学界称其为“甲戌本”。甲戌为清乾隆十九年(1754年),此本虽残存十六回,但书中有大量署名脂砚斋等人的批语,记录或透露了批者和作者特殊亲密的关系及该书写作背景、增删修改等成书情况,有一条批语甚至透露了曹雪芹死于“壬午除夕”的重要信息,所以,深受学界重视。

己卯本——现藏国家图书馆和国家博物馆

    己卯本存四十一回又两个半回,此本在31-40回的总目后写有“脂砚斋凡四阅评过”、“己卯冬月定本”字样,故称。“己卯”为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此纪年应是此本底本的纪年,现存为过录本。在这个过录本上,有700余条双行小字批语,另据此本上“祥”、“晓”字的避讳,研究者比对《怡府书目》,考定此本为怡亲王允祥、弘晓府上的抄藏本,联系到雍正二年御批中曾有“你(指曹頫,雪芹之父或叔父)是奉旨交与怡亲王传奏你的事的……”可知怡亲王府与曹家的特殊关系,此本的底本或许就来自曹家,其价值可想而知。

庚辰本——现珍藏于北京大学图书馆

    庚辰本存七十八回(1-80回,内缺6467两回),此本第41回以后的四个总目录页上题有“庚辰秋(月)定本”字样,故通称“庚辰本”。此本亦有与己卯本相同的双行小字批,另有大量的行间批和眉批。此本部分手抄笔记与己卯本相同,行款题字、少数抄漏空行,甚至个别如“祥”字的避讳均与己卯本相同,昭示这两个本子间的特殊密切关系,由此本可窥视己卯本的大略。此本批语中资料丰富,价值极高。

  戚序本存八十回,系“戚蓼生序本”的简称,以卷首有乾隆进士德清戚蓼生的序故称。在现存的诸脂本中,有戚氏序者,包括:张开模旧藏戚序本(戚张本)、泽存书库旧藏戚序本(戚宁本)、有正书局石印戚序本(有正本)。此外,并无戚序的清某王府旧藏本(王府本),因其文字系统及抄录行款大体与戚本同,故这几种本子构成了一个特殊分支。

杨藏本——现珍藏于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杨藏本一百二十回,系“杨继振旧藏本”的简称,亦称“梦稿本”,因咸丰年间于源题此本为“红楼梦稿”。此本书名题“红楼梦”,第78回末有“兰墅阅过”字样,“兰墅”为高鹗的字,故或称此本为高鹗补订《红楼梦》的稿本,这种说法虽然不能确论,但这个本子或许与程、高刻本有一定的关系。

甲辰本——现珍藏于国家图书馆

甲辰本存八十回,因卷首有一篇作于乾隆甲辰的梦觉主人序而得名,亦称“梦觉本”。

己酉本——现珍藏于首都图书馆

    己酉本尚有存前四十回,原由吴晓铃藏,后捐藏首都图书馆的“舒元炜序本”,因序作于乾隆己酉(1789年),亦称“己酉本”。

关于刻本

    《红楼梦》的刻本始成于清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这一年,在《红楼梦》传播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程伟元和高鹗,在曹雪芹身后二十八年以后,竭力搜集曹公留下的前八十回及零散的后数十回书稿,“集腋成裘”、“细加厘剔”、“截长补短”,终于将一百二十回的《红楼梦》“公诸同好”。这一年,1791年,活字印刷本《红楼梦》(后称“程甲本”)开始流传,之后,程、高又于1792年推出了重校本《红楼梦》(后称“程乙本”)。程、高本开《红楼梦》刻本印刷的先河,成为二百余年间坊间一切刻本的源头,后世的刻本,包括白文本和评点本,如东观阁本、本衙藏本、藤花榭本、善因楼本、三让堂本、纬文堂本、文元堂本、妙复轩本、增评补图石头记等,都是程、高本的翻刻本。程甲本的问世,是《红楼梦》广泛流传的开始,站在今天的角度,我们怎么评价程、高的功绩都不过分。

 

 

原载:《半岛晨报》2010年10月16日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3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