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古旧书业 弘扬红楼文化——《程乙本红楼梦》影印出版

涧农

    《程乙本红楼梦》为程伟元、高鹗在乾隆五十七年(1792)以木活字摆印形式刊行的《红楼梦》。
  曹雪芹创作《红楼梦》之初,这部小说只是在友人之间传看。曹雪芹去世以后,《红楼梦》的流传范围逐渐扩展,风靡一时,洛阳纸贵。《红楼梦》在京城的广为传播,让程伟元看到了无限商机,于是便与高鹗一起,将其历年“竭力搜罗”的《红楼梦》抄本,“截长补短,抄成全部”,在乾隆五十六年(1791)冬至以“萃文书屋”的名义,用木活字摆印刊行了一百二十回本《红楼梦》。其扉页题为《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封面题为《绣像红楼梦》,各回首及中缝均题为“红楼梦”。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程甲本”。
  “程甲本”刊行后,受到京城文人雅士的热捧,更刺激了程、高二人的兴致。但是“程甲本”摆印时,二人对《红楼梦》诸版本的校订并不是非常细致,正如高鹗在其序中所言:“因急欲公诸同好,故初印时不及细校,间有纰谬。”鉴于此,二人“细加厘剔,截长补短”,对原本进行了一定的删补,于乾隆五十七年(1792)春,再一次以木活字刊行,此即后人所言之“程乙本”,亦即我们此次刊行之《程乙本红楼梦》的底本。
  程甲本、程乙本的刊行,改变了《红楼梦》原先的手抄本传播形式,而以正式刊行的刷印本形式流传,这更迅速扩展了其影响面。一时间,京城竟出现“红楼热”的文化时尚。由此可见程甲本、程乙本对《红楼梦》传播所发挥的显著的文化传媒作用。由于程甲本、程乙本是最早的《红楼梦》刷印刊行本,且对《红楼梦》在后世的流传有着重大影响,人们对这两个本子格外垂青。“程甲本”刊行时数量有限,且在内容上与“程乙本”多有差异,甚至有人认为,“程乙本”在内容上与“程甲本”并不完全是一个版本来源,故人们对“程乙本”也给予了极大的关注。
  乾隆末年以来,琉璃厂书肆一直对“程乙本”保持着浓厚的兴致。在许多古旧书店老店员的回忆录中,有很多关于琉璃厂书肆搜求各种版本《红楼梦》的记载。中国书店的老店员雷梦水先生在其回忆文章中曾记录:“琉璃厂海王村内的荣华堂店主孙华卿曾于1947年在西晓市打鼓摊上以三元的价格购得程乙本《红楼梦》,并转售于来薰阁。”这部“程乙本”现收藏于中国书店,经过几代古旧书从业者之手,依旧保存完好如初。
  中国书店所藏的这部“程乙本”,除了第三十八回第七、第八和第九页三页文字为补抄外,余皆完整。书中程伟元序下钤有阳文长方形印一方,印文为“丽川氏”,此外,在书中第九十六回、第一百零一回以及第一百一十一回也同样钤有此印,系此书藏家之藏书印。据著名红学家胡文彬先生考证,此“丽川氏”当为清正白旗奇丰额。其印首钤于程伟元序之下,故该书第一位收藏者当为此人。此外,书中还钤有“读书声里是我家”、“钱有序印”、“恕堂”等印,当为“丽川氏”以及后来收藏者或阅读者之印章。书中个别地方还有阅读者的批校之文,由之可见昔日藏家读者对这部“程乙本”的关注以及对《红楼梦》的评赏。
  乾隆年间,武英殿“聚珍版”木活字的图书刊行方式影响到民间。程伟元、高鹗在印行《红楼梦》时,也采取了这种刊印手段。但当时的木活字摆印方式还很初级,所以在“程乙本”中出现了不少摆印差错。然大醇小疵,“程乙本”在《红楼梦》的传播历程中所起的关键性作用是不可忽视的,其文本对红学研究,特别是《红楼梦》成书及其流传的探讨和研究,都有着极为重要的参考价值。同时,从古代典籍刊行的历史演变的角度来看,这部木活字本《红楼梦》也有着极为显著的标志性意义。
  正是由于“程乙本”极为显著的学术价值和文化意义,我们将中国书店所收藏的“程乙本”影印出版,为红学研究者及其爱好者提供一部价格适中、便于阅读的《红楼梦》文献资料。

  (《程乙本红楼梦》,中国书店出版社2011年1月出版,定价380.00元)     

 

原载:《古籍新书报》 2011年5月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3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