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号红学研究的新意

——评文一茗《〈红楼梦〉叙述中的符号自我》

马文美
  《〈红楼梦〉叙述中的符号自我》一书的作者文一茗以符号叙述学为工具,从主体性的角度剖析其叙述技巧:“《红楼梦》中令人眼花缭乱、‘左右为难’的叙述技巧本身正是隐指作者的自我斗争、分裂,以及面对不同价值取向游移不定的自我披露!”
  作者分析红学研究现状,得出红学界主要有三种价值取向:主“悟”派、主“情”派、“情悟双行”派。这三种取向关涉《红楼梦》叙述主体性的问题,即《红楼梦》的叙述主体是如何理解自我的,这又包括叙述者的自我意识及故事中人物的自我意识。随后,作者在理论上探讨了叙述学中的主体性问题,考察《红楼梦》形式研究的现状,可以发现此书系统的研究思路在《红楼梦》形式领域具有建设性的作用,因为它不但建立起了一个完整的《红楼梦》叙述世界,为后来者奠基,还有助于厘清红学界百家争鸣、错综复杂的各家学说。
  作者接着论述了《红楼梦》中的“自主”与时间意识。小说中叙述主体对当下、未来、过去这三大时间元素的处理形式,体现了小说对“命运”的理解、小说中人物对死亡的理解、终结意识等。但是人都具有一定的主体能动性。《红楼梦》中人物的“自主”与宿命论,体现出人物的“力”与“命”的抗争和妥协。自主与天命这个深邃主题,渗透于人物功能体的叙述技巧运用中。而石头自述中存在三种命运:最高层叙述主体的意志、石头自述及人物的自主性。作者从时间元素和情节安排的角度,详细考察了《红楼梦》各回叙述的意义,并肯定了高鹗续书与前书最根本价值观的连贯。作者认为“失玉-中举-出家”是高层叙述主体希望石头经历的必然环节,石头的终结意识必须在经历大荒山与大观园这两个对立世界之后,追忆之时才形成。
  不同的引语模式代表叙述者不同的价值取向,表明叙述主体的分化。引语模式包括说者与听者之间的心理距离、身份差距、道德判断等。作者对大观园中人物的说话技巧进行了饶有兴味的阐述,点评了不同人物说话的策略和效果。接着作者论述了《红楼梦》中的话语情态,细谈《红楼梦》中的引语技巧,分析叙述主体是否产生或是避免与阐释主体正面价值冲突。而石头自述中的介入与抢话,是叙述主体分化的另一种变形,说明各层面的叙述主体在争夺更大的话语权。
  《〈红楼梦〉叙述中的符号自我》带领读者以全新的眼光重新打量了神秘的红学世界,并让人获益匪浅。

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旗下媒体: 文汇报 - 新民晚报 - Shanghai Daily - 东方早报 - 新民周
原载:《文学报》2011年10月14日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2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