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双“红”比翼飞

——写在电影版昆曲《红楼梦》开拍之际

冯先中

一.

去年春节前夕,写了《 嫣“红”-- 喜闻昆曲《红楼梦》登上2011年春晚舞台》一文,主要内容写的是中国二门最优秀的文化遗产昆曲与《红楼梦》。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c108e0100ofjb.html

 无独有偶,今年春节前夕,又传来昆曲《红楼梦》电影正式在北京开拍的消息,这个好消息让观众红迷们无比高兴和喜欢,高兴的是《红楼梦》艺术又多了一颗灿烂明珠,喜欢的是又可以欣赏到一次精美绝伦的视听享受了。

但欣喜之后又产生了几分担忧:昆曲《红楼梦》电影拍出来的质量、艺术水平如何?能让广大观众和红学专家红楼梦迷满意吗?....

这种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前车之鉴仍然让人记忆犹新。

对待同题材的文艺作品,人们往往在潜意识里,第一时间、第一反应就是把它拿来与前面的经典作品相比,何况是一部代表中国文学最高点的《红楼梦》。

2010年,新版电视剧《红楼梦》曾引起全国各界的极大关注、热议和期待,被认为是中国文化史的重要一笔。但播放后的效果和评价,却是大失所望。与87版《红楼梦》相比,不论在编导上,还是在演员表演上,都有很大差距。

1967年,在越剧电影《红楼梦》在港热映的带动下,香港掀起一股狂拍《红楼梦》的热潮,片商纷纷大手笔出手投资拍摄各种式样的《红楼梦》。其中最为气魄的是120集的电视剧,虽投资巨大,但结果还是铩羽而归,亏了血本。就算反响较好的邵氏公司李翰祥的《金玉良缘红楼梦》,也无法与越剧《红楼梦》相比,一比则就黯然失色了。

  二.

那么,昆曲《红楼梦》电影主创人员究竟有多大能量达到艺术精品的要求,与越剧《红楼梦》相嫣美,实现精神经济双丰收呢?

请看媒体透露的信息:

昆曲《红楼梦》电影由北京文化单位北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北方昆曲剧院、星美今晟影视城管理有限公司和星美(北京)影业有限公司共同出品,将于2012年5月,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法国总部举行首映式,然后再在全国公映。

可以说拍摄这部昆曲电影承担了出文化精品的重任,对提升北京文化水平形象,具有关键意义和作用。因此,北京市委宣传部对电影拍摄给予了极大支持,并寄予厚望。部领导对媒体表示,拍摄电影版的昆曲《红楼梦》,是采用现代记录形式,对古老的中华传统文化进行表现和留存和再创作, 是对昆曲这一中华民族艺术瑰宝的伟大发扬和传承,对于保护世界非物质遗产来说是功德无量。该片的拍摄成功,必将成为昆曲文化发展史上乃至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据悉,此次昆曲电影《红楼梦》完全沿用昆曲《红楼梦》舞台剧的原班人马,主创团队全部来自北方昆曲剧院。

导演龚应恬,电影主要角色分别由贾宝玉(翁佳慧)林黛玉(朱冰贞)薛宝钗(邵天帅)扮演,三位演员来自北方昆曲剧院,是近几年涌现出来的昆曲优秀年轻“名角”。

昆曲《红楼梦》舞台剧曾于2011年在国家大剧院、梅兰芳大剧院和北大百年讲堂等剧场相继公演,反应良好,获得了较高评价。

有的专家评价其是“是继电视剧和越剧《红楼梦》之后,一次全景式的最接近原著精神的创作”,“既是一次继承,也是一次创新”等等。

但毕竟这只是在小范围内的舞台上演出,有很多局限性。这些评论意见有些夸大其词,不能因此就可以断言,昆曲《红楼梦》已经被观众认可,成为经典作品了。

翻开电影发展史,则可知电影是人类文明史的一个重要分支,是继文学、音乐、戏剧等之后诞生的一个新的艺术门类,被誉为“第七位繆斯女神”。

电影艺术虽历史较短(100多年),但发展迅猛,它依靠科技手段,有着近乎神奇的、独特的叙事写实、表现手段。

电影艺术凭着其优势,可以逼真地反映真实生活,可以将文学作品复活成影像,在银幕上展现了许许多多经典名片,越剧《红楼梦》电影就是中国电影的一部佳作。

而将舞台剧改编成电影并非易事。

昆剧的表现方式是其戏曲的韵味,节奏较缓,而电影的节奏明显更快。

导演龚应恬表示,昆曲迷们不必担心昆曲的魅力会被电影的快节奏打了折扣,全片还是会以保持昆曲韵味为主,电影和舞台剧一样都只是辅助的表现形式。

原版昆曲舞台剧《红楼梦》长达6小时,这次电影版将作大幅度删减和改动,篇幅缩短为3小时左右,分为上下部。

“现在改编的最大困难就是如何把原来6个小时的舞台剧改成180分钟的电影,因为舞台版有大量唱词,电影版肯定要进行一些删减和提炼,更加注重《红楼梦》小说本身的故事结构。”

从剧情内容看,没有原样照搬复制,而是有所创新。

原舞台剧昆曲越剧版本,只选取原著中的宝黛钗爱情悲剧的章节,整体架构显得有些平淡单薄。而电影版在不违背原著精髓的原则下,增加了揭露贾府黑暗,丑陋、阴谋、背叛等负面故事内容,矛盾冲突、艺术表现力故事趣味性等要素更加丰富完整,使之更符合电影创作之规律和可看性。

导演龚应恬和主要演员表示,他们每个人都要全力以赴,付出极大努力,发挥聪明才智,充分利用电影的表现手法和艺术特点,把昆曲和《红楼梦》这两大国粹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最大限度的在银幕上展示昆曲之美,将一部精品佳作呈献给全国观众。

 在此,我衷心祝愿:“但愿双“红”比翼飞!

相信广大观众、红迷们都在为他们呐喊加油

   三.

前面介绍了昆曲《红楼梦》电影,本节来回顾赏析越剧《红楼梦》电影的艺术成就和精华所在:

上海越剧院上一世纪五十年代末创作演出的越剧《红楼梦》,在舞台演出后就不同凡响,取得殊荣,有人称它是“我国舞台上演《红楼梦》的一个里程碑”。

越剧《红楼梦》从徐玉兰、王文娟等这一代演员开始,至今已有五代演员相继演出此剧,是剧院演出场次最多,上座率最高的一个剧目。

接着,它又被搬上银幕与灌制唱片后,观众更是难以数计,据说上海一位越剧迷竟接连看了50次,真令人叹为观止。影片在世界范围内放映,也吸引了不同国家、民族和地区的观众,尤其是在华人地区,上节提到的轰动香港地区就是一例。

这样的传播面和影响力,在中国戏曲、电影文化中可能是绝无仅有的。

越剧艺术家打造的《红楼梦》,在表现原著的深度和审美价值上超越了以前的红楼戏,把人们所熟悉的曹雪芹笔下的经典人物形象,成功地塑造还原在舞台银幕上,并长久地活在观众的心里。

该片甚至对后来的影视剧《红楼梦》的创作都产生了影响,给予宝贵的启示和借鉴。

悲剧文学艺术在世界文化史上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无论是东西方文化莫不是如此:莎士比亚悲剧、安娜·卡特琳娜、茶花女、红楼梦、梁祝,祥林嫂,许多许多…….

 悲剧艺术多半是浪漫的,而且所表现出的是壮丽与崇高的美,具有很高的美学价值。

鲁讯认为,悲剧并非人生不幸与厄运的简单展示,而在于表现了代表正义、健康和善的精神力量的“有价值的毁灭”,唤起人们敢于正视残酷的现实和淋漓的鲜血,积极向旧世界宣战。

越剧电影《红楼梦》最大成功之处,就在于最大表现渲染了原著中的悲剧艺术之美。

从《红楼梦》诞生后,“黛玉葬花”都被认为是全书的思想人物主线,最精华的描写,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编剧徐进导演岑范却是别具匠心,没有将它作为全剧重点,而是大胆选了高鹗续的后四十回中二节戏黛玉焚稿,黛玉之死和自创的《哭灵》来演绎,并且充分发挥了电影镜头可穿插对比表现的长处,让宝、钗洞房花烛夜的喜庆喧闹和黛玉之死的凄惨形成强烈对比,高度体现了越剧《红楼梦》艺术魅力价值。

在“焚稿”这场戏里,电影将悲剧气氛渲染到了极致,属最典型的煽情之作,观众每每看到这里都会情不自禁地投入真情,而泪流满面。

在这场戏里,导演精心策划设计,首次应用了轨道拍摄,后期叠画剪辑等先进拍摄手段,大大增强了悲剧艺术效果。

另外,电影并没有本末倒置,舍弃越剧本色,配以很多越剧迷耳熟能详的经典唱段:“菊花斗诗”、“海棠诗社”、“怡红院中行新令”、“潇湘馆内论旧文”。

对应每一句唱词,随之闪现出一幅幅画面环境:

狂风下青竹摇摆欲折

月光下潇湘馆冰冷惨白 ……

有了这些悲戚戚典型环境之衬托,不由得叫人在心底,产生万般怜悯痛惜感伤之感情。

“哭灵·出走”是戏的尾声。“哭灵”是原著小说没有的情节,但是却是很多改编本所共有的情节。编剧徐进在阐述创作意图时说:“我分析戏、特别是戏曲之所以需要它,似乎是根据观众的心理要求;尽管黛玉已死,观众却仍很想看到这对主人公的感情交流。”

这段表述说的是何等精辟,反映了他将观众的欣赏心理拿捏的是多么精准。

“哭灵·出走”戏的加入,不仅可以加强观众对宝黛爱情悲剧命运的同情感,而且使宝玉能向知己表白自己的真情,解释自己被欺骗掉包阴谋欺骗的虽然感觉上为时已晚,但是其发挥的潜在作用,却满足了观众借此原谅好人的心理要求,毕竟宝玉到最后把想说的全说出来了,改善了观众走出电影院后心中的遗憾心情。

“哭灵”之后便是“出走”剧情,“只听得远处寺院的钟声一阵阵的”,暗示着宝玉最后的归宿是出家当了和尚……,为全剧结束写上句号。
   

四.

最后还是要来说说演员,一部好剧的诞生,光有好剧本好导演还不行,还必须要有好演员将编导思维文字演绎出来。

试想,若没有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徐玉兰王文娟、陈晓旭欧阳奋强等精湛完美的表演,越剧、电视剧《红楼梦》能成为传世经典吗?

其实,2010版《红楼梦》在剧本、导演等因素上并不比87版差多少,差就差在演员和音乐上,可以说,一招不慎,全盘皆输也。

这次昆曲《红楼梦》在选择演员这个问题上,是非常重视的,要求非常严格,几个主要演员均是昆曲新秀,在去年的舞台首演中表现可圈可点,得到了红学专家、评论家、媒体、戏迷的认可和好评。看过舞台剧的观众不禁赞叹道:“她们将昆曲红楼梦演绎的太美了!”

其中薛宝钗的扮演者邵天帅表现突出,与陈晓旭一样,她也不是江南女子,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北国姑娘,身材高挑,容貌俊美。但是与陈晓旭不同的是,她的性格活泼俏皮,所以她说比较适合演薛宝钗,而感觉演林黛玉不容易。

她已有12年学戏经历了,舞台剧能同时扮演林黛玉、薛宝钗二个角色,被戏曲专家认为是红楼艺术扮演的一大突破。

 联系地址:安徽安庆市玉琳路里仁巷8号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