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幻 红 楼

(续《红楼梦》)

文 昌

 

作者的话:《红楼梦》在曹雪芹先生那个时代是一个悲剧,在和谐中国的今天,应该是一个喜剧,一个仙界与人间扬善除恶的美好愿景,我要写的就是这个喜剧的开头与结尾……

 

第一章

 

有诗云:“梦幻红楼今何在?文昌笔下桂月斋。

宝黛爱情千古颂,香风拂面续篇来。”

话说林黛玉香消玉殒之后,贾宝玉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宝玉看到黛玉在太虚幻境,俨然成了女皇,心中不解。正要向前说话,见黛玉已坐在宝座上。黛玉问:“殿下站立之人因何不下跪?来者报上姓名,何方人氏?”宝玉连呼“林妹妹”,女皇生气了,大喝道:“哪里来的野小子,如此无礼?孤家何时姓林?荒唐至极!”宝玉还想解释,被两个女卒五花大绑,押下殿外。

“林妹妹,你不要怪我,娶宝钗姐姐都是他们设的圈套,我是冤枉的!相信我吧!”宝玉一边走,一边朝女皇说着。两个女卒把宝玉关进一间牢房,冷冰冰的铁锁挂在牢门上。“这个男的肯定脑子有毛病。”一个女卒对另一个女卒说。“大概是个失恋者吧!怪可怜的!”另一个女卒说。宝玉呆呆地望着远去的两个女卒,心想:林妹妹没了父母,贾府上下没有一个心疼她的人。我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这条命就算记到林妹妹的账上,我也无怨无悔。

想到这里,宝玉躺在床榻上,又脱口吟诗:“已近六月风雨狂,曾与丽妹渡春江。隔岸忽闻鼓瑟乐,但观珠翠入醉乡。”不一会儿,宝玉真的睡着了。等他醒来之后,顿觉饥饿难挡,四处寻觅,见牢房内有一张小方桌贴近床边,桌上有一壶酒,有两碟菜,一碟是青菜豆腐,一碟是水煮花生米。宝玉顾不上许多,抄起筷子狼吞虎咽,酒足菜饱,他才发现还有两个包子没吃。他挠了挠后脑勺,自言自语:“唉!瞧我没吃过东西这副穷酸样儿,连包子也忘吃了。”他一边笑一边咬开包子,里面是素馅。宝玉又想:如今我已是半个出家人了,吃素正合我意。

烛光下,一位多情公子追忆旧梦:黛玉、宝钗、晴雯、袭人、麝月、湘云、妙玉、探春、惜春、迎春、元春、紫鹃、司棋、雪雁……一张张熟悉而又亲切的面容浮现在脑海中,仿佛就在面前。此时此刻,宝玉的心中涌起无限悲哀,难怪好友柳湘莲会发出感慨:你们贾家除了大门口的这两个石狮子干净外再也没有什么是干净的!贾府上下,不论宁国府,荣国府,尽是些龌龊,腌之流。如今回家,不如四海为家,做个云游和尚,倒也逍遥自在!

想到这里,宝玉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宁在街头做乞丐,也不回去当少爷了。他想与林妹妹再见一面,可是时过境迁,自己有何颜面求见女皇呢?“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遭人怨。多情公子空牵念。”宝玉酒醉,昏昏入睡。这时,女皇走进牢房内,看到宝玉熟睡的样子,悄悄用一块浅蓝色手帕包了两锭金子,放在宝玉的枕边,迅速地离开了。宝玉醒来之后,看到手帕里的金子,方知林妹妹来过牢房。次日,宝玉被女皇“赦免令”放逐,离开太虚幻境……

宝玉带着两锭金子,来到一家旅店住下,尽管身上的长袍已破旧不堪,但他仍舍不得花钱买一件新的。不久,他跟随一僧一道走了,谁也不知他去了何方。那一僧一道嘲笑宝玉:“家都不要了,还要那两锭金子何用?”宝玉解释说:“这是林妹妹送给我的路费,岂能不要?”真是个痴心的宝玉呀!之后,不论多冷的天气,多饥饿的肚子,宝玉也舍不得花掉那两锭金子。那一僧一道,夺过两锭金子,吹了口仙气,变成两块石头。宝玉见了,生气地说:“我的金子!你们还我的金子!”僧道笑着说:“你又发呆了,出家人不爱金不爱银,只爱清心寡欲,慈悲为怀!”于是宝玉大笑,在妙香山玉佛寺出家,法名“悟真”。从此,他专注于佛经,一心一意参禅悟道,无心功名利禄。过了数年之后,成为善男信女敬仰的悟真禅师。

这正是:“若君早厌红尘路,何不超凡去剃度。佛门入,四大皆空无忧顾。”

             

第二章

 

且说惜春在净月庵出家为尼,常念妙玉。这一夜,惜春因为抄写佛经,很晚才睡下,刚合上双眼,忽听得门外有人敲门,惜春忙起身问:“谁呀?这么晚了,明天再说吧!”门外的是个女子的声音:“四小姐,我是妙玉,快开门吧!”惜春忙下榻开门,见来者果真是妙玉,但不知何故,妙玉似乎比过去更清秀了。惜春问:“你不是被强盗掳去,这么久才逃出来?快和我说说你的遭遇吧!”妙玉说:“不瞒妹妹,我已不是这世间的人了,而今已做了女鬼,在鬼域生活,鬼王见我识文断字,又长得漂亮,把我当成他的干女儿,另眼相待。如今我掌管鬼域的女鬼和孩子们,今夜空闲,我特来看望妹妹!”惜春听了妙玉的话,先是一惊,有镇定了一会儿,说:“姐姐已是阴间女鬼,人鬼情未了,惜春我不怕,只恨自己当初没照顾好姐姐,让姐姐受委屈了!”妙玉一把拉住惜春,说:“我听说宝玉出了家,在妙香山的玉佛寺,如今法名悟真。还有黛玉去了太虚幻境,做了女皇,对宝玉仍是旧情难忘。可怜宝钗姐,孤身一人,守着活寡,侍奉公婆。兰儿做了官,为贾门再续辉煌,光宗耀祖……”惜春这一夜与妙玉长谈,不觉到了四更天。妙玉见她有些困倦,推了她一把,让她躺下早点休息,便无影无踪了。次日,惜春一觉睡到天亮,不知不觉快到正午时分。想到妙玉,以为是南柯一梦,觉得好笑。惜春只觉得浑身发懒,像病了似的,吃了点东西,又抄佛经去了。再说宝玉,在寺内修行,忽一日梦见秦可卿,与之交谈,好像真的一样。可卿说:“二叔一向可好,侄媳去了阴间这么多日子,也没忘来看望您。听说高中金榜,却看破红尘,做了佛门弟子,悠哉乐哉!我丈夫蓉儿不争气,如今身首异处,都是他自作自受。二叔想宝钗二婶吗?”“不要和我提这个女人,我已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我只觉得对不住林妹妹……”宝玉一听“宝钗”二字,便生气了。可卿忙说:“我给二叔道歉,您不要生气了。我听说四姑在净月庵出家,不知二叔见过没有?”“惜春出家了!善哉!善哉!做了比丘尼,烦恼全都离。净月庵在什么地方?”宝玉还想问,见可卿无形无踪,不知去向。当晚,他正在念经,忽见妙玉来了。妙玉说:“听说你想见四姑娘,我带你去净月庵。”宝玉张开嘴巴,不知所言,随妙玉而去。宝玉只觉得两耳生风,闭目之间,已到了净月庵外。妙玉带他进去了,一见惜春,兄妹俩抱头痛哭。哭了一阵,宝玉问惜春近况,惜春说:“二哥哥,咱们都是出家之人,活一天是佛祖的弟子,多会儿离开这世间,已不重要。”宝玉说:“妹妹多保重身体,如今大姐二姐相继离世,三妹也远嫁海外,杳无消息。”说到此处,不禁黯然泪下。妙玉见宝玉多情的性格依旧,忙劝惜春说些高兴的事儿。说到贾兰做了州官,全依仗祖宗阴德庇护,官场上顺风顺水。皇上念贾家世代有功于朝廷,不再降罪。贾珍、贾琏被贬为庶民,仍不思悔改,寻到贾兰,请求一见。贾兰早知这两位伯父乃衣冠禽兽,不予理睬。那珍、琏三番五次前来叨扰,便赠些银钱,让他们做点生意。珍、琏经商,看准绸缎生意。他们低价收购,高价出售,财源不断。不久,他们的祸事来了。附近有座破庙,庙里原有一位老僧,不幸被一伙强贼杀害,占了庙院,四处抢掠财物和美貌的姑娘媳妇。贾珍贾琏被这伙强贼盯梢,几次“借钱”,胃口越来越大。贾珍二人欲报官府,又恐生事端,平素大敛不义之财,为官府眼中钉,肉中刺。贾珍老奸巨滑,不肯舍财,见贾琏被绑为人质,也不思赎回。那伙强贼见贾珍不来送赎金,一怒之下,将贾琏“撕票”,惨不忍睹。贾琏冤魂不散,夜夜来找贾珍索命。贾珍心怀鬼胎,病入骨髓,口内喷血而死,暴症是也。二鬼在阴间也不放过对方,扭打纠缠一处,阎王调二鬼,一东一西,负责四处敛财,为阴间征收赋税。   

再说巧姐自从被刘姥姥救赎,回到乡下,虽无阔小姐的铺张,但也每日温饱有定,姥姥怕她不习惯乡下生活,经常劝慰她不要再想过去的事。想巧姐父母双亡,咎由自取,她却不同于父母奸诈,为人朴实,受姥姥教诲,和贫家女孩没有两样。巧姐听说有个本家哥哥贾兰做了一州长官,在百姓眼里是个清官好官,便想找贾兰哥哥。刘姥姥怕她惹出麻烦,不让巧姐孤身一人去找兰哥。于是姥姥让外孙板儿陪巧姐同往,到苏州找兰哥。当年贾母和林姑娘的灵柩都在苏州一带入土,巧姐正好去祭奠一下。苏州园林,天下第一。到了姑苏城,不能不去寒山寺看一看。巧姐是个有心的人,她给兰哥写了封信,相约在寒山寺见面。



 

第三章

 

贾兰自上任以来,政绩赫赫,兴办学堂,兴修水利,为百姓们做了不少好事,也算补偿贾门过失。皇上自是圣明,颁旨加封贾兰为苏杭二州府尹,专门负责向皇宫进贡丝绸及苏杭两地特产。兰哥见了巧姐,十分亲切,叙旧之说,询问近况。巧姐将在刘姥姥家生活的事如实告诉兰哥。兰哥令身边小吏赏了板儿,准备接巧姐妹妹去杭州。本想让刘姥姥也来杭州,怎奈老人不愿离开乡下,受了银钱和绸缎,仍在乡下养老。板儿随兰哥去了杭州,做了贴身小吏,每月也有几十两银子的俸禄。原来兰哥想给巧姐找个如意郎君,见她和板儿青梅竹马,不想拆散这对鸳鸯,只好同意他们这桩婚事。刘姥姥自是欢天喜地,只怕委屈了巧姐。那巧姐如同姥姥的亲外孙女一般,根本不嫌板儿出身贫寒。那板儿生的俊秀,读了些书,自跟了兰哥,越来越会办事做人了。

这一年中秋月,兰哥进宫面圣,送去各式月饼点心和各类奇花异草,令皇上龙颜大悦,于是招为“乘龙快婿”,将牡丹公主许配于贾兰。贾兰真是洪福齐天,转眼又擢升为江南巡察御史,与牡丹公主下扬州,居杭州,游苏州。贾兰凭忠心耿耿,换来荣华富贵,却谨慎为官,深得万民敬仰。作为荣国公的后代,贾兰不忘祖训,吸取贾门衰落原因,克己复礼,廉洁奉公。他的儿子取名青,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意,同时寓意贾门兴旺,如松柏长青。板儿是主贵仆贵,做了杭州州官,平时常伴兰哥,认真做事。翻开贾兰的家谱,可以看出他是贾家的独苗――

祖父 贾政

             |

父亲 贾珠(早亡)叔父 贾宝玉

             |

  贾兰

             |

儿子 贾青

俗话说:“富不过三代,穷不过五代”。贾政到了晚年,虽说没靠上儿子宝玉,却倚仗孙儿兰哥,晚年安逸享乐。且说贾兰深得皇上宠信,官运亨通,又是当朝驸马,真可谓春风得意,一洗贾门衰落之耻,重新光宗耀祖,不必细说。板儿自娶了巧姐,也沾了兰哥的光,做了一州之官,顿时小犬成老虎、雏鸡成凤凰。刘姥姥闻讯,不远千里寻亲,去见板儿。巧姐自从做了杭州知州夫人,来拜见的人也多了起来。真可谓“车水马龙、门庭若市、顶礼膜拜”,皆因为“贫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过了不久,皇上驾临杭州,一为体察民情,二为探望女儿牡丹公主,三为视察贾兰有何功绩于朝廷。恰巧,正逢“杭州花会”,皇上与皇后、嫔妃及大臣们,一睹群芳争艳,龙颜大悦,称赞杭州百姓忠于朝廷,暗自夸赞女婿贾兰治理杭州有功。众所周知,杭州灵隐宝刹、净慈古寺曾有一位活佛济公。他见皇上来到杭州,便有意令贪官污吏们出丑,于是导演了一场戏,令皇上有所顿悟。当朝宰相,暗自受贿百万有余,黄金、白银、珠宝、绸缎不计其数。宰相恶子欺男霸女,手里有三条人命案,一齐曝光,大白于天下。皇上惊讶万分,令刑部处理此事。宰相康德高这下子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祸不单行,福不双至。先是关押在刑部监狱受审,接着是恶子被处斩,家产被充公没收,康妻胡氏被管家杀死,暴尸街头。这一桩桩、一件件令康宰相,挨宰出相,罢官问罪,万民互贺。

 

第四章

 

且说薛宝钗自从宝玉走了,心中无限惆怅,膝下无儿无女,终日陪伴公婆,好在王夫人对她如同亲生女儿一般,经常劝慰她想开一些。看到贾兰,宝钗又想起宝玉:也许今生无缘,婚姻是一场误会。如果当初让林姑娘和宝玉成亲,也许林姑娘不会早早离去,宝玉也不会疯傻痴呆那个样子。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何况凡夫俗子呢?宝钗暗自叹息,今后的日子独守空房,心灰意冷,面对残酷的现实,她又想起妹妹薛宝琴、弟弟薛蟠、堂弟薛蝌,庆幸自己比他们的晚景好一些,强一些。想着想着,宝钗睡着了。她看见宝玉身披袈裟向她走来,一边敲着木鱼,一边念着“阿弥陀佛”。宝钗问:“难道你不想还俗,和我过着平常的生活吗?”宝玉说:“对不起,宝姐姐,我一回去,你们又要逼我做官,逼我戴上那劳什子,我可不想活得那么累,那么死板,我也要为自己活着,哪怕只有一天,我也心满意足了。请姐姐早日改嫁官商富绅,去享荣华富贵吧!不要再等我了。对于我来说,‘富贵乃五更春梦,名利是一片浮云’。多保重吧!宝姐姐!”宝玉一去无影踪,只见云雾弥漫,宝钗惊呼“宝玉”,从梦中惊醒。醒来之后,见枕上泪水,坐起身,提笔写了一首小诗,来抒发心中不快:“昨夜念情郎,相思泪几行?彩云追月处,又是秋风凉。”接着又写道:“宝玉在何方?不敢回头望。相思千万种,无处话凄凉。”

人常言:“一日夫妻百日恩”,今见宝钗思恋宝玉,果真如此。文昌亦坚信:“人间自有真情在,莫怪世间邪恶存。善恶到头终要报,青山脚下祭忠魂。”

再说宝玉在玉佛寺内也做一梦,梦见宝钗,哭哭啼啼,拉着自己的手不让回寺院,惊梦之后,亦提笔写下:“庸俗皆因杯盘事,惆怅全非苦自多。爱慕佳丽人所同,莫怪世间风尘落。得志之时欣欣然,失意那刻凄楚活。劝君当以青山怀,沉浮水中作清荷。”落款是“清荷居士悟真书”。

又说黛玉幻化为“绛珠仙子”,或说“潇湘妃子”,在太虚幻境的潇湘女儿国做了女皇,每日思宝玉,闻他在妙香山玉佛寺出家,法号悟真,便想下凡到妙香山一游。又闻妙香山不远处有一座净月庵,惜春在此出家做了尼姑,先往探望。惜春见了黛玉,十分惊喜,说起妙玉,在鬼域做事,主管女鬼,期待还阳。恰巧到了九月初九这一天,新调一女鬼,接替妙玉,妙玉得以还阳,升为“栊翠仙子”,入住净月庵住持,原住持已圆寂去了西方极乐世界。这下子,妙玉与惜春、黛玉团聚一处,可谓幸甚乐哉!黛玉邀请妙玉去她的女儿国,辅佐自己,做个丞相,妙玉婉言谢绝了:“人各有志,何必活得太累,我只想做个佛门弟子,慈航普渡,消灾避祸。”不久,妙玉改法号慈航,前往妙香山玉佛寺讲经说法。惜春改法号普渡,成了净月庵的二住持。


 

第五章

 

再说宝玉见妙玉,得知黛玉近况,不过黛玉已不叫黛玉,只因她是女儿国的女皇陛下。仙也罢,佛也罢,超凡是真;人也罢,鬼也罢,脱俗即可。宝玉在一首诗中写道:“久慕妙香山,今朝方如愿。深山藏古寺,莲池接龙泉。静心坐佛前,修身山林间。鸟语伴花香,脱俗即超凡。”写完之后,将诗笺交给妙玉,让她转送黛玉,说自己皈依佛门,无心名利,厌倦富贵。黛玉原想像《西游记》中的女儿国国王一样,招宝玉为夫君,并以国家托付,没想到并以已无心功名利禄,令她十分失望。说不完皇权富贵,道不尽戒律清规,但愿天长地久,有情人终成眷属。但黛玉见一次不行,又亲往玉佛寺来见宝玉。宝玉不肯见黛玉,告诉弟子们转告黛玉:“这里只有悟真,没有宝玉,施主请回。若是敬香拜佛,本寺永远欢迎!”黛玉见两次说服不了宝玉还俗,共赴女儿国,又想方设法让宝玉来净月庵找她。妙玉、惜春劝黛玉放弃宝玉,黛玉不肯。她说:“金石为开皆因精诚所至,我不能说服宝哥哥,誓不还朝!”于是将随从晴雯、司棋、紫鹃、袭人、麝月等,轮番到玉佛寺敬香拜佛为名,要求面见宝玉(悟真)。宝玉见黛玉三番五次来找他,明白林妹妹爱心永恒,于是只好放弃了玉佛寺,和晴雯、袭人、紫鹃回到净月庵见黛玉。黛玉一见宝玉,抱头痛哭,决定与宝玉生死相伴,永不分离。宝玉到了女儿国,名为夫君,实为国王,黛玉以身相许,以国相托,每日与晴雯、袭人、紫鹃等贵妃吹拉弹唱,吟诗作画,十分畅快。

玉佛寺不久由妙玉住持,净月庵为惜春住持,其实妙香山玉佛寺,暗含“妙玉”二字,此乃天意。皇上见妙香山是个风水宝地,颁旨玉佛寺为皇家寺院,赐匾额书“敕造妙香山玉佛寺”,常与大臣、皇后、妃子们来此游玩,或敬香拜佛,或倾听佛经。皇上见妙玉风骨灵秀,顿生几分爱慕,于是加封慈航法师为国师、御妹。贾兰与牡丹公主曾多次到玉佛寺敬香拜佛,除此之外,还去过净月庵拜见姑母普渡法师(惜春)。

贾政、王夫人去世之后,薛宝钗在净月庵出家,法名慧明,直至圆寂,相伴普渡。宝玉闻宝钗出家,叹息说:“宝姐姐真乃女中豪杰,宝玉自愧不如。”黛玉闻讯,也为宝钗感动,抛撒清泪,作《悼宝钗》一文以祭之:“呜呼宝钗,哀哉痛哉!薛家淑女,慈悲为怀。入住贾府,雅居豪宅。情同姐妹,相敬互爱。琴棋诗画,沁香书斋……”宝玉和黛玉祭奠宝钗之后,在御花园中与袭人、晴雯、麝月、紫鹃、司棋等谈论着薛家姐妹兄弟的命运。眼看又要过春节了,女儿国中张灯结彩,花团锦簇,一派祥和的景象。

宝玉和黛玉可谓双喜临门,因为他们要做父母了。宝玉给女儿起了几个名字都不满意,于是他决定在全国范围内为女儿征集芳名,真是用心良苦。黛玉劝他不要着急,袭人、晴雯、麝月、紫鹃等分别为小公主取名宝黛、双玉、婧姝、和璧……

宝玉想:如果按家谱来起名,女儿应在草字头这一辈,如贾兰、贾蔷、贾菖等,但女孩一般不进家谱,作为一国之君的他,绝不能再按家谱起名了,他要永远背叛列祖列宗,给女儿好好起个名,这叫走自己的路,让他人去说吧。

想到这里,宝玉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他要女儿彻底解放,获得真正的人身自由,将来让女儿继承女儿国皇帝的位置,对全国女民们施政,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千古女皇”。那么应该给女儿起个什么名字好呢?张榜告示全国臣民之后,一连三天也没有一个揭榜的人。宝玉顿感坐卧不安,难道是自己小题大做了不成?

 

第六章

 

宝玉和黛玉对女儿的爱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什么视为掌上明珠之类的话已经太过时了。名字尚未起好,昵称不断,什么心肝宝贝呀,蜜汁葫芦呀,真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也难怪宝玉和黛玉历经磨难,终成眷属,如今有了宝玉二代,岂能不轰轰烈烈呢?事到如今,连黛玉也沉浸在初为人母的快乐当中不能自拔。经过三周之后,女儿的名字终于有了结果,宝玉最后亲手御批“佳梦”,谐音为“贾家梦”,寓意“好梦常圆”之意。既然公主芳名已定,女儿国就举国欢庆吧。宝玉颁旨全国放假三天,以示庆贺。

再说妙香山玉佛寺那里,妙玉自改称慈航法师之后,常与普渡法师(惜春)谈经论法,逍遥自在。一日,闻南海普陀山观音菩萨召开佛教大会,于是两位法师结伴同行,共赴南海。临行之前,她们嘱咐弟子们要好好宣扬佛法,造福百姓。慈航、普渡在去南海的途中巧遇一僧一道,僧问:“悟真还俗,如今做了女儿国的国君,新添公主佳梦,与黛玉皇后可谓喜上加喜。你们二位真的不想还俗了吗?若红尘未了,现在还来得及,否则要后悔莫及呀!”慈航、普渡听罢,哈哈大笑,齐声说道:“皈依佛门,我意已决,不必多言!再有言者,休怪无礼!”那僧听后,见两位法师动怒,便知慈航、普渡一心向佛,满脸堆笑地说:“好了,二位女菩萨,适才贫僧出言不逊,请多多包涵!时候不早了,请二位上路吧,咱们南海见!”说罢,那一僧一道化作一阵清风无影无踪了。

再说宝玉喜得千金,连日来宫里宫外喜气洋洋,佳梦精心呵护,茁壮成长。那太虚幻境相比人间,不知好了上百倍、上千倍,满月的孩子,却比人间一周岁的孩子还要强壮些。宝玉看在眼里,喜在心上。黛玉自从有了佳梦,不再过问国事,一切交付宝玉全权处理。袭人、晴雯、紫鹃、麝月等轮流照看,无微不至,珍视佳梦的降生。宝玉想:都说拯救一个男人要从做父亲开始,这话一点儿也不假。自从有了佳梦,自己也更像个成熟的男人。

过了几天,宝玉准备给女儿请一位先生,希望佳梦早日成才,不负众望。请谁呢?宝玉又开始犯愁。黛玉想自己来教女儿识字,等女儿再大些,准备送到妙香山玉佛寺慈航、普渡两位法师那里学习。岁月如梭,光阴似箭,一转眼,佳梦已满五岁。黛玉先后让女儿学习了“四书五经”,琴棋书画,陶冶了浓厚的兴趣。佳梦天资聪慧,过目不忘,黛玉心里十分欣慰。这一年春天,黛玉带着佳梦下凡,来到妙香山玉佛寺和净月庵,分别见到慈航和普渡,说明来由,请两位法师收佳梦为徒。普渡看到侄女,十分喜欢,当场同意收佳梦为徒。慈航心里喜欢佳梦,却未提收徒一事,当面测试了佳梦,微微点头说:“留下吧!先在普渡那里学习一段时间,再到我这里来。意下如何?”黛玉一听此话,连忙千恩万谢,辞别慈航,回到净月庵,和普渡(惜春)住了一天,这才把佳梦托付给小姑,匆匆回到女儿国。

宝玉见到黛玉,问及惜春、妙玉的近况,黛玉说:“如今她们俩生活得很好,佳梦在她们那里也不会受委屈的,难道宝哥哥还不相信她们俩吗?”于是黛玉向宝玉讲述了此次妙香山之行的全过程,宝玉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和黛玉对视了片刻,离开了黛玉。这时,袭人、晴雯她们看到宝玉回来了,忙上前施礼,宝玉连忙摆手说:“好了好了,今后你们在朕面前不必拘礼,我给你们讲讲惜春和妙玉的近况吧!你们想不想听呢?”紫鹃、麝月、金钏、玉钏她们早就等不及了,连连说:“恭请陛下圣安!请陛下快快讲吧!妾身们洗耳恭听!”话音刚落,宝玉笑得乐不可支,突然板脸说道:“你们能不能和我好好说话?再这样当心大刑伺候!”此言一出,吓得她们瞠目结舌,不寒而栗。正在这时,只见黛玉走过来,一本正经地说:“你们闹够没有?看看都什么时候了?”众妃子们连忙施礼说:“请皇后娘娘息怒,我等不知娘娘驾到,有失远迎,望娘娘恕罪!”黛玉听罢,柳叶眉倒竖,丹凤眼圆睁,故意生气地骂道:“你们这帮无法无天的小蹄子还不给哀家退下!”众妃子一哄而散。

再说佳梦,在四姑母普渡(惜春)的净月庵中学习生活,不知不觉已过了一个月。这一天,普渡准备带她莲花庵,恰巧兰哥来探望姑母。兰哥和佳梦素不相识,经姑母介绍,兄妹相见,泪如雨下,亲情难断,难舍难分。兰哥问起叔父宝玉近况,姑母如实告诉了他。姑母询问巧姐,兰哥说:“自从嫁给板儿,他们夫妻恩爱,夫唱妇随,赢得赞誉。板儿在杭州为官清正廉明,秉公执法,深受杭州百姓爱戴。”普渡问到刘姥姥,兰哥又说:“姥姥身体还算硬朗,原打算替巧姐照看孩子,如今板儿他们两口子怕累坏了姥姥。您也知道姥姥是个闲不住的人,她老人家一有空就想劳动,不是种花种菜,就是养鸡养鸭。板儿和巧姐刚开始反对,到了后来他们见姥姥以此为乐,也就不再反对了。姑母您说姥姥是不是和从前一样可敬可爱呢?”姑母说:“是有点儿像老顽童。巧姐带孩子很辛苦吧?是男孩还是女孩?今年几岁了?”兰哥说:“是个男孩,今年有五六岁。”正说着,牡丹公主和儿子贾青走了进来……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2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