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论文精粹 > 2000-

谁“吓了我一跳好的”?

——《红楼梦》校注商榷一例

邓牛顿
 

    《红楼梦》校注,红学专门家做了大量的工作,值得学习与尊敬。但任何专家都可能有知识上的局限。更何况 《红楼梦》这个伟大而复杂的存在,研究起来问题会更多。
  比如,偶然翻到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红楼梦》校注本三版,第24回开头:话说林黛玉正自情思萦逗、缠绵固结之时,忽有人从背后击了他一掌,说道:“你作什么一个人在这里?”林黛玉倒唬了一跳,回头看时,不是别人,却是香菱。林黛玉道:“你这个傻丫头,唬我一跳。你这会子打那里来?”……
  啊?!专家们一直热烈推崇的庚辰本这个开头原本是——……林黛玉道:“你这个傻丫头,唬我这么一跳好的。你这会子打那里来?”……怎么?如今“这么”、“好的”四个字就硬生生地被删掉了呢?
  说实在的,我对《红楼梦》复杂的语言现象一直颇为关注,也颇有兴味。记得我在2003年读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校注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6年12月北京第2版)时,上述第24回文字保持了庚辰本原貌。这个校注本前有冯其庸先生的《红楼梦校注本再版序》。尔后读冯其庸先生《瓜饭楼重校评批红楼梦》(辽宁人民出版社2005年1月笫1版)时,却惊人地发现他出了这么一个详细的校记———庚辰“唬我这么一跳,好的,你这会子打那里来?”戚本、舒本同,蒙府本作“好好的”,列本无“好的”两字,甲辰、程甲本作“唬我一跳,你这会子打那里来?”杨本原文同甲辰、程甲,旁改后成“你这傻丫头,冒冒失失的,唬我这么一跳,你这会子打那里来?”程乙本无“这么”两字,馀全同杨本改文。
  应当指出的是,“嚇我一跳好的!”这在我的故乡湖南老百姓的口头上是一句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话。“嚇我一跳好的!”就是嚇得我好厉害的意思。“好的”是指程度而言,形容词后置以突显语意。《红楼梦》 中“唬了一跳”“唬我一跳”甚多,仅第24回就有4处,惟这一处强调了程度。许多《红楼梦》文本之所以作了种种的改动,原因皆在不懂湘方言的语意与表达方式。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红楼梦》第51回,麝月慌慌张张的笑了进来,说道:“吓了我一跳好的。黑影子里,山子石后头,只见一个人蹲着。我才要叫喊,原来是那个大锦鸡,见了人一飞,飞到亮处来,我才看真了。若冒冒失失一嚷,倒闹起人来。”冯其庸先生《瓜饭楼重校评批红楼梦》 这一回保留了“吓了我一跳好的!”未作任何改动与说明。又,《红楼梦》第41回,“若绕出去还好,若绕不出去,可够他绕回子好的。”冯其庸先生《瓜饭楼重校评批红楼梦》 这一回亦未作任何改动与说明。可见,这类句式在《红楼梦》中已有多处,皆属湘方言的表达方式。
  最近我又细读了一遍 《红楼梦》,又发现两处与此相关的文字。一处是第20回末尾,湘云道:“你敢挑宝姐姐的短处,就算你是好的。……”另一处是第31回,湘云照脸啐了一口道:“下流东西,好生走罢。越问越问出好的来了!”前一处“好的”可释为“就算你狠”、“就算你厉害”。后一处“好的”,依前后文语意,显系贬词,可释为“越问越问出不像话的东西了!”可见《红楼梦》中的方言现象异常复杂。在《红楼梦》原始作者到底是谁尚存疑窦的当今,有理由吁请红学专门家对小说文本的删改与校注,作出极其审慎的选择和更为合理的处置。
  还记得冯其庸先生在 《红楼梦校注本再版序》 中说得非常之好,“我们的校勘工作做到了审慎和准确,不至于随意改动底本的文字,从而较好地保持了原本的历史面貌。”
  可新校注本此处为什么要作如此大胆的删改呢?听说上述冯先生的署名本后来也作了类似的改动,这就让我实在百思不得其解了。
  须知,相对而言,红研所校注本在学界具有相当的权威性。慎之又慎的要求决不算过分。我查了最近两年出版的其他学者的校注本,如成爱君校辑本对第24回的处理,就可以发现受了红研所校注本的影响。此外,裴效维校注本,第24回以程本作底本,林黛玉道:“你这个傻丫头,冒冒失失的唬我一跳。这会子打那里来?”第51回作“唬我一跳好的”,则有一注:“好的———这里是好厉害之意。”(裴先生:此种注法,英雄所见略同也!一笑!)蔡义江评注本,第51回同庚辰本底本。第24回,林黛玉道:“你这个傻丫头,唬我这么一跳,好的!你这会子打那里来?”(蔡先生,您这样断句,似乎偏离了原本的语意啊!求教!)
  正是我充分认同庚辰本的历史地位,方认为保留底本上的“好的”,更符合《红楼梦》原始作者的言说方式。故而红学专门家的贸然改动,确实“吓了我一跳好的!”
原载:《文学报》2012年12月13日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3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