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峙乃绝非曹秉政

刘重辉
内容提要 作者通过考证得出,曹寅的“二弟”曹秉桢乃刘廷玑的妹夫,夫人姓刘,而丰润曹秉政惟一的妻室姓汪。因此曹秉桢绝不是丰润的曹秉政。

 

 

 

朱南铣先生在《关于“辽东曹氏宗谱”》一文写有“曹寅与曹邦之孙曹秉政似也曾互认同宗”,并以此断言“曹寅和曹鋡等互认同宗(或者曹玺和曹鼎望等互认同宗),其事殆与曹士琦等和曹邦互认同宗相类,无非官场习气,在籍贯方面没有更多的内容。”王畅先生在《曹雪芹祖籍考论》肯定地说:“这个‘峙乃’,实即《浭阳曹氏族谱》中的曹邦之孙曹秉政,这个问题朱南铣先生1963年就已考证出来了。”张书才先生在《‘丰润说’论说平议》一文中,则通过四方面的考析,得出:“辽东曹秉桢与曹邦之孙曹秉政不是同一个人,即曹秉桢不是‘属于丰润籍的曹秉政’。曹寅称辽东曹秉桢为‘峙乃二弟’,只能说明二人可能同宗乃至同籍,而与丰润曹实无关涉。”但是具体的曹秉桢是何许人也,他也没有考证清楚。

既然有诸多红学大家都关注曹秉桢这一人物,且事涉曹雪芹祖籍在“辽阳”或“丰润”之说,笔者自然对此多加留意,经过一番研究,终于基本弄清了曹秉桢这一人物的庐山真面目。

其实,“曹峙乃”确实是辽东的曹秉桢,和丰润的曹秉政根本不是一个人。他本是江西按察使刘廷玑的亲妹夫。

刘廷玑(1653.2.16-1722?),字玉衡,号在园,又号葛庄,人又称春阳先生。先世居于河南祥符县,后祖父被掳入旗居东北辽阳,自称辽海人,汉军镶红旗人。其祖父刘汉祚曾任福建巡抚,六叔刘光美曾任安徽巡抚,父亲刘光荣曾任宁国府知府,外公马之先曾任川陕总督,第一位岳父叫刘兆麒曾任四川总督,其他叔父也均是高官。康熙十七年(1678)刘廷玑以荫生任内阁中书,康熙二十三年出为浙江台州府同知,康熙二十七年(1688)升任浙江处州(今丽水)知府,康熙三十三年(1694)任浙江温处道,康熙四十年至四十四年任江西按察使,康熙四十五年因故降职为江南淮徐道,后又降为按察使佥事。曾经三次兼任杭州知府。有《在园杂志》四卷,由著名剧作家孔尚任作序。《葛庄分类诗钞》十四卷,由著名诗人王士祯作序。此外,还与孔尚任合著《长留集》。与孔尚任、洪升、曹寅、郎廷左、查慎行(16501727)、朱彝尊(16291709),吕熊、王煐、宋荦、李渔(16111680)等人关系密切。《八旗文经》卷五十七载,“刘廷玑,字玉衡,号在园,隶汉军镶红旗,由荫生累官浙江温处道,康熙四十年迁江西按察使,降江南淮徐道。著有《在园杂志》四卷,《葛庄编年诗》十三卷。”

刘廷玑有好几个妹妹,一位嫁给西安知府董昭孔,一位嫁给姓赵的官员,一位嫁给姓佟的官员,一位嫁给姓于的官员。刘廷玑《长留集》就有《正月八日,董、佟、赵三妹归宁》、《济南晤于妹倩暨舍妹》、《送三妹至闽》、《秦中公车诸君至京,喜接西安太守董昭时(孔)妹倩书》、《送董甥起裕移居》等诗。而另一位妹妹就嫁给了辽东人曹秉桢。《奉天通志》卷一九七《乡宦志》所载:“曹秉桢,字峙乃,奉天监生,二十三年任江西兴国县、贵州安平县。”《兴国县志》卷一九《秩官》所载:“曹秉桢,字峙乃,奉天人,康熙二十四年七月任,二十九年三月以忧去。”贵州通志》卷一《职官》所载:“安平县知县,康熙二十五年设:……曹秉正,辽东人,监生。”这些记载都是正确的。刘廷玑的诗集《长留集》里也有诗来证明康熙二十年,刘廷玑有《冬夜有感,兼怀曹峙乃妹丈,时客秦中》一诗云:“萧萧风雨雁声哀,卧病秋窗久不开。十二年前分手去,七千里外有书来。居家每负才堪用,作吏难言志便灰。应是楚疆烽火后,疮痍满目费栽培。” 康熙二十一年,刘廷玑还有《十月十五夜,喜曹妹倩至京》一诗。这两首诗说明,在康熙二十一年秋季之前,刘廷玑的妹夫曹秉桢还没有做官,乃至有闲暇可以长期住在连襟家。这为其康熙二十四年出任兴国县知县埋下了伏笔。康熙三十三年,刘廷玑又有诗作《曹峙乃妹倩之任安平,路由括苍,赠别》一诗,曰“万山深处始同登,今日山应气色增。千里梦魂孤枕月,十年欢笑一堂灯。尊前麈尾君犹健,窗下蝇头我不能。此去黔中何所赠,金茎露水玉壶冰。”这也等于证明《贵州通志》卷一《职官》所载:“安平县知县,康熙二十五年设:……曹秉正,辽东人,监生”是正确的,并且给出了具体的任职时间是康熙三十三年丁忧服阙之后。只是更名为曹秉正不知是避讳还是笔误了。

曹秉桢其人之引起关注,就在于曹寅在《楝亭诗钞》卷四有《读葛庄诗有感,即韵赋送刘玉衡观察归涿鹿,兼怀朗崖李公(时峙乃二弟同行)》一诗,诗曰:“衰病叨陪侍从臣,掉头空羡耦耕身。故家乔木今谁在,永日残棋局更新。督亢陂连涞谷水,军都山接大房春。比邻柔柘添幽兴,北道明年问主人。”从该诗来看,《葛庄诗》乃刘廷玑的诗集,因为葛庄乃是刘廷玑的号;玉衡乃刘廷玑的表字。督亢陂在今河北省涿州市东南。督亢乃古地名,战国燕的膏腴之地。涞谷水在涞水县一带。涞水县在河北省中部偏西、拒马河流域,是保定市下辖的一个县,邻接北京市。《水经注》载“巨马河又东迳容城县故城北,又东,督亢沟水注之。水上承涞水于谷。”军都山乃北京市主要山脉,属燕山山脉。西起关沟、东到昌平、延庆、怀柔、密云等县内,北接冀北中部山地,南临北京小平原。大房山位于房山区西北部,是太行山余脉。旧日多称“古大房”。大房山,古碑云:“出燕奥室”,或谓其形如扦俎,故曰大房。该诗的主要意思是刘廷玑要回到涿鹿老家了,涿鹿紧挨着曹寅在北京的老家,可以算是比邻,因此明年曹寅去京城时,当去拜访刘廷玑。这套客气话很正常。问题的关键是作者在注解中提到了“峙乃二弟”,这给研究曹学的学者们提出了一个问题,“峙乃二弟”是谁呢?并由此牵扯到了“丰润说”与“辽阳说”。从刘家的历史来讲,刘廷玑的祖父、父亲在关外生活了几十年,交游甚广,故此将其妹妹嫁与辽东(或落籍辽东)人也是正常的。由于刘廷玑与曹秉桢乃姻亲关系,一起同行回老家也就不足为奇了。《读葛庄诗有感,即韵赋送刘玉衡观察归涿鹿,兼怀朗崖李公(时峙乃二弟同行)》一诗作于康熙四十二年,这一年二月康熙帝南巡至于上元,以织造府为行宫。《圣祖仁皇帝实录》卷二百十一载,“四十二年癸未,二月丙子朔,辛丑:是日上自京口由陆路临幸江宁府。上驻江宁府城内。癸卯:上自江宁府回銮。”刘廷玑是否前去见驾不得而知。或许如《女仙外史》所附《江西廉使刘廷玑在园品题》自称:“癸未(注:康熙四十二年)冬,余挂公事,削职北返”。临回老家涿鹿之前,与妹夫曹秉桢向好友曹寅道别,曹寅不仅盛情款待,而且赠送了路费、礼品。刘廷玑《葛庄分体诗钞》有《金陵留别曹织造荔轩,兼谢酒币之惠,次原韵》“多君补衮旧勋臣,老我投簪卧病身。吴下十年通问久,长干一夕定交新。心牵匹练寒灰暖,脸借樽醪槁木春。水复山重云断续,回头天际想真人。”可见刘廷玑与曹寅不仅早在京城任职就已经交往,而且到江南任职后时常“通问”。至于曹寅为何称曹秉桢为“二弟”,究竟是借助于刘廷玑的关系还是确属同宗(或同姓),笔者尚不得而知。

但是有何理由说刘廷玑的妹夫曹秉桢就不可能是丰润曹邦之孙曹秉政呢?除了张书才先生的四点分析,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即曹秉政的夫人姓汪。据黄一农先生在《丰润曹邦入旗考》一文中考证,曹邦长子、曹秉政的父亲曹元“字子瞻,号复庵,生崇祯己卯(1639)五月二十八辰,授文林郎、山东寿张县知县,以子秉和贵赠兵部主事、奉直大夫”,“由例监授翰林院笔帖式,纂修实录加一级,选静海县知县,后补山东寿张县知县”。曹元生了三个儿子秉政、秉谦、秉和。曹秉政出生于顺治十六年(1659),“字坦公,由例监授理藩院笔帖式,升临江府通判,配汪氏”。据此可知,曹秉政只有一妻,并无侧室,而且妻子姓汪。而辽东的曹秉桢“字峙乃”,他的夫人为刘氏,即江南按察使刘廷玑的妹妹。所以,汪夫人的丈夫与刘夫人的丈夫不可能是一个人。

据此可以完全断定,奉天的曹秉桢绝非丰润的曹秉政,而是刘廷玑的妹夫。大师们这场笔墨官司可以到此结束了。

 

    (作于 20141018

 

 

 

 

 

收藏文章

打印文章

关闭本页

阅读数[7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