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网 中文EN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汉魏六朝集部文献集成”取得阶段性成果
2018-03-02 来源:《社科院专刊》2018年3月2日总第429期 作者:记者杨阳
分享到:

  本报讯 (记者杨阳)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汉魏六朝集部文献集成”子课题“《文选》研究”的核心成果《文选旧注辑存》(以下简称《辑存》)近期由凤凰出版社出版,标志着文选学研究进入了“集成”阶段。课题组表示,通过这次重大项目的集体攻关,试图探索出一条既有鲜明学术个性,又能呈现整体学术风貌的有效途径。

  面对这部20册、60卷、1000万字的《辑存》,作为著者、项目主持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刘跃进感慨万千。整理《辑存》是他在知天命之年开始产生的念头,至全书出版的今天,已整整十年。刘跃进一直认为,学术研究一要有用,二要启智。在他看来,新时代给了文献整理二度开发、深度整理的契机,而这部《辑存》就属于“二度开发”。“今天,文献整理已有了集大成的条件,我们需沉下心来,做一点集成的工作,留下我们这一代人的成果。”他说。

  据介绍,《文选》是中国现存最早的一部诗文总集,由南朝昭明太子萧统主编,全书跨越八个朝代,收录赋、诗、文700余篇。应该说,唐以前的文学精品全部被收入其中,在后世流传甚广,并形成了一门以专书命名的专学——文选学。

  对于从事古代文学研究的学者来说,汉魏六朝是令人心神向往的时期,那是一个文学观念不断进步、文学体裁竞相发展、文学理论初步成熟、文学作品大量涌现的重要时期,是唐宋文学繁荣的重要基础,也是唐之后的文学在创新性发展、创造性转化时,寻找理论依据的重要源头。这个时期,图书按照四部分类的观念和方法逐步明晰起来,其中的集部与近代以来的文学观念相近,在魏晋以后得到长足发展。

  当前,在文献资料积累不断丰富和现代学科观念日益发展的背景下,如何运用现代科学的研究方法与学术理论,重新整理与研究汉魏六朝集部文献,是一个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对此,刘跃进认为,我们应跳出狭隘的纯文学研究路径,更广泛地关注政治文化背景;跳出中国原有的学术疆域,更密切地跟踪境外学术界的新资料、新方法、新成果;跳出理论与文献孰轻孰重的无谓纷争,在文献与理论并重的基础上,强调文本细读的重要性。在此基础上,回归传统的经典著作,回到主流的思想方法。

  “《文选》版本研究和《文选》的整理、影印等文献学工作的开展,是当代文选学的鲜明特征。”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傅刚说,从清代开始,文选学的一个主要目标便是整理旧注,恢复李善注旧貌。到了近代,尤其是公共图书馆的出现,珍祕版本得以利用,整理的成绩也超越了清人。经过当代学者的努力,《文选》版本研究成为文选学的重要内容,这是当代文选学的新变化。随着版本研究的深入开展,对全面清理《文选》的要求日益迫切。

  傅刚认为,《辑存》的基本体例是“有异必录”,这“看似简单,其实不然”。首先是资料搜集十分困难,该书利用了当前所能见到的所有有价值的版本和抄本。这些版本分散存藏于不同的地方,搜索的过程是十分艰难的。其次是对《文选》注释、音训的辨证考证。文选学的博大精深曾令历代大学者望而生畏,在文选学的渊薮中梳理线索、考辨得失、斟酌择取,没有深厚的学术功力和高超的判断水平是难以做到的。

  “《辑存》是文选学研究的最新成果,是一部真正反映21世纪古籍整理新水准、新眼界、新世界的力著,使文选学有了一个奠基性的集大成的文献依据。”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程章灿说,旧注辑存本身就是文选学的传统,《辑存》的出版满足了文选学者的需求,是个大福音。该书不但具有方法论意义,还有读书法的意义,即教人如何读书、如何整理古籍,并在此基础上教人如何治学。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徐建委将《辑存》誉为新时代文献整理的典范。他说,该书的学术定位是博观约取、元元本本,为文选学者与先唐文学研究者提供了一个经过整理的汇注本。这种元元本本的做法,是一种“不校之校”,提供的是以《文选》为中心的古诗文文本变迁的历史材料。因此,这部书本身兼具方法论意义和史料价值。“它不是文献整理的终点,而是一个新的起点,借此我们可以通观唐以前《文选》文本的变化,以及它与其他文献之间的渊源关系,从而为进一步辨析文本提供了完备的材料和多种书籍史研究的可能。”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孙少华认为,《辑存》是在细读文本及其注释的基础上深度整理的研究成果,其学术价值有“三新”,即版本“新”、文本“新”、方法“新”。从某种意义上说,《辑存》起到了替代前代《文选》各种版本的意义。孙少华说:“作为一种新的版本与文本,《辑存》将成为《文选》研究者非常重要的学术参考书目,而其整理方法也将给文献整理者提供一个有益的启示。”此外,在学习传统文化、鉴赏古典诗文日益受到重视的今天,《辑存》也可以发挥其新的经典文本的作用,为古典文学爱好者提供一个很好的阅读文本。

  在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张涌泉看来,《辑存》最值得称道的就是“按断精当审慎”。《辑存》不满足于罗列各本异同,而是在全面收集、比较各种资料的基础上,广泛参考吸收宋元以来的研究成果,在按语中对原文异同、字音训释及相关评论等内容作出精审的辨析说明。这些按语多有创见,显示了编著者深厚的学术根底和敏锐的学术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