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网 中文EN
美国“民主灯塔”已深陷“民主赤字”
2021-06-09 来源:《光明日报》(2021年06月03日12版) 作者:魏南枝
分享到:

  日前,北约前秘书长、丹麦前首相拉斯穆森创办的“民主国家联盟基金会”和德国民调机构拉塔纳公司在53个国家的5万多人中开展了“2021民主认知指数”调查。结果显示,全球受访者中有44%的人担心美国对本国民主构成威胁。同时,有50%的美国受访者尤其担心自己国家并非民主国家,更有59%的美国受访者认为美国政府只代表少数团体利益。该调查结果说明,美国长期以来吹捧的“民主灯塔”已深陷“民主赤字”,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越来越认识到其虚伪性。

  美式民主的真实性与代表性受质疑

  民主的原意是指人民的统治,或者说,是人民当家作主,因而人民授权是政治权力赢得其正当性的唯一来源。美国政治学家罗伯特·达尔认为,真正的民主是“能完全地或几乎完全地回应所有公民的意愿”。长期以来,美国将美式民主制度自诩为世界上“最好的制度”。但是,“2021民主认知指数”调查结果表明,美式民主对其公民的回应性显然存在严重不足,因而在自己国家内部已不再享有广泛的认同度。

  ——半数美国民众不信任美式民主的真实性。民主的真实性,既体现为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形式,即人民有足够的能力和充分的渠道实现当家作主;也体现为人民当家作主的目的和效果,即政治制度的运行应尽可能回应人民的需求,尽可能促进国家的发展且保障发展成果为广大人民所共同享有。

  美国建国之初,财产权是投票权的基石。“一人一票、票票等值”原则在美国的确立,实际上经历了近200年相当曲折的斗争过程,“精英—平民”对立的公民权斗争是美国从精英共和向大众民主发展演进的推动力。自20世纪下半叶开始,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美国成年公民平等享有选举权,是以竞争性选举为核心的美式民主的基石。

  然而,美式大众民主政治与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并不互洽,因为占人口大多数的中下阶层尽管可以通过大众民主政治机制提出经济社会权利平等的诉求,但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必然要求确保财产安全和经济自由(本质上是资本获取利润的自由)。

  为了对这种“不互洽”进行“纠偏”,一方面,大众民主的本质被逐步界定为一种程序,美式民主被逐渐等同于两党之间进行的竞争性选举,从而以财富掌控选举政治的方式确保精英阶层对美国的统治;另一方面,将公民权进行解构,在强化对民事权利(财产权利)的保障的同时,限制社会权利,例如坚持“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宪法原则,给经济社会平等诉求冠以“福利陷阱”的污名等。

  所以,大众民主政治未能将中低层普通民众结果正义的诉求纳入美式民主的主要议程,也未能遏制美国日益加剧的不平等。如美国学者皮特·特敏在《消失的中产阶级》一书中所指出的,“美国正在成为一个由富人和穷人组成的国家”。这一现象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尤为突出:数千万美国普通民众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失去工作、健康和财富。2021年1月,多达10%以上的美国成年人表示他们在过去一周里有时或者经常吃不饱。与此相反,根据《福布斯》年度亿万富翁报告,从2020年3月到2021年1月,600多名美国亿万富翁的财富总额从大约2.95万亿美元增加到4.09万亿美元,增长了38.6%,其中最富有的5个美国人的财富增长达到了85%。

  显然,美式民主未能保障美国的发展成果为广大美国人民所共享,并且不平等性正在扭曲美国社会:经由美式民主政治程序通过的2017年《减税和就业法案》为美国大企业提供了合法避税途径。2020财年,至少有55家最大的美国企业没有缴纳联邦企业所得税,反而享受了高达120亿美元的税收减免。

  因此,美式民主程序已经很难吸纳和消解美国社会日益积聚的不满。美国国会遭暴力冲击事件、亚利桑那州参议院公开审计马里科帕县的数百万张选票等,都说明选举机制本身的公正性已经遭受相当比重美国民众的怀疑。无论是从程序正义还是从结果正义出发,美式民主的真实性在美国国内都已经失去了普遍信任。

  ——多数美国民众不认可美式民主的代表性。被称为“美国宪法之父”的麦迪逊曾预期,“由人民代表发出的公众呼声,要比人民自己为此集会和亲自提出意见更能符合公共利益”。但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认为,今天的美式民主已经沦为美国上层1%的人的“民有、民治、民享”。斯蒂格利茨的判断与“2021民主认知指数”调查中多数美国受访者的意见是一致的。

  赢得选举是政党的根本追求,政党利益高于国家和人民的公共利益是美国两党政治与生俱来的缺陷。政治和经济寡头们对美式民主政治运行的实际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过中产阶级和底层民众,美式民主日益退化为一种受特殊利益操纵的讨价还价的寡头政治制度。公民权的内涵在不断弱化和虚化,美国诸多结构性问题没有通过周而复始的选举程序得到根本性解决。于是,以各种新形式出现的“精英—平民”对立的公民权斗争在美国再次兴起,且愈演愈烈。

  为了淡化阶级不平等实质和避免公民权斗争向社会革命演进,经济民族主义、移民矛盾、族群矛盾、文化冲突等议题被炒作为美国两党政治的新焦点。从地域、阶层、种族、职业、性别、年龄、文化认同、受教育程度、暴力犯罪等多个维度分析,美国内部的严重撕裂仍在持续。这种撕裂打破了美式民主政治有效运转的基本共识,也进一步导致多数美国民众不再认可美式民主的代表性,而是将美国政府视为少数团体利益的代表。

  强推美式民主是对他国民主的威胁

  美国历史学家方纳曾经认为,许多美国人相信美国的政策和体制代表了一个应为其他国家所仿效的榜样。今天,不仅美国人自己对美式民主的真实性和代表性产生了怀疑,而且“2021民主认知指数”调查结果显示,全球相当比重的受访者担心美国会对其他国家的民主造成威胁。

  美式民主只是全球多样化治理方式的一种。民主是内生的、历史的、发展的,是一种植根于各国的历史文化传统、因各国经济社会发展状况不同而呈现出多样化的政治文明。

  在历史的语境中,民主是一种人类社会治理方式,并且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才被广泛视为好的治理方式。冷战期间,苏东集团主张自己代表民主,美西方主张自己代表自由。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自诩为“自由世界”,以苏联为首的东方世界被叫作民主世界。冷战结束后,美西方才主张自己也代表民主,美式民主被标榜为“普世价值”也是冷战结束后的事情。

  在西方政治学中,“民主”涵盖了从古代雅典大众政府到现代代议制政府的多种政权形式。现代西方民主名义下也存在着多种形式的民主政体和治理方式,例如英国的君主立宪制、法国的半总统制、德国的议会共和制都显著区别于美式民主制度。无视世界制度文明多样性的存在,将美式民主视为唯一的政治标准甚至道德标准,不仅是对历史的无知,更是对包括西方其他国家在内的世界各国历史和不同治理方式的蔑视。

  将美式民主强加于人是对他国民主的破坏。20世纪末冷战结束后,美国将自己塑造为“民主灯塔”,将美式民主作为“普世价值”向全球推广。只有进行符合美式民主标准的“民主化”,其他国家才能被美国主导的国际话语体系所接受和认可,美国甚至采用军事手段打击和改造不愿意接受其制度安排的国家。

  然而,从阿富汗、伊拉克等被美国进行“民主输出”的国家现状来看,美国输出给他们的不是和平与发展,而是无休止的战乱、平民伤亡、难民流离失所和恐怖势力蔓延——难怪强推美式民主已经被视为对他国民主的威胁与破坏。

  经济全球化使整个世界越来越变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各个国家和各国人民的自主性不断增强,美国继续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已经缺乏现实土壤。美国的过度扩张使其内在矛盾不断加剧,美国“民主灯塔”的虚伪性已经昭然若揭。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将美式民主强加于人、用“普世价值”重塑世界的时代已经不可挽回地过去了。

  (作者:魏南枝,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张月英